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馒头和花卷

木小天

  

天空阴云密布,一个七岁的小男孩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阵寒风吹过,裹了裹身上单薄且破旧的外套,今天的馒头看起来很不高兴。 

“汪、汪、汪……”一只白色的小狗从路边的草丛中跑出来。 

小狗望着馒头摇着尾巴,馒头只看了一眼就走了过去,“汪、汪……”小狗又跑到馒头的面前。用鼻子嗅了嗅馒头,可能是馒头今天心情的原因吧,他一脚踢开了挡在路前的小狗,被踢开的小狗“呜呜呜”的呻吟着,望了望馒头,小狗转过头向前走了。 

突然,馒头把小狗抱起来放在怀里,小狗在馒头的怀里发抖。 

“你别害怕,我不会再打你了,我带你回家。”馒头抚摸着小狗向家走去。 

一个小木屋坐落在两棵大树中间,房子上面有几块破塑料布是为了防雨水才搭上去的。推开门,里面有一张小小的床,还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上面有一根快要烧完的蜡烛,馒头点燃了蜡烛,黑暗的屋子里,出现了唯一的一点昏暗          的光,墙上贴着一张蜡笔画,画纸上面是一家四口,年轻男女牵着一个           小男孩的手,小男孩在一个老人的怀里。 

这时,不知道,馒头从哪里找到一个骨头,他放在地上,小狗欢快地向馒头跑去,馒头看着小狗开心的笑了。 

“以后就叫你花卷吧,从现在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馒头蹲下来摸了摸花卷的脑袋,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也许花卷听懂了馒头的话,绕着馒头欢快地跑着。 

到了晚上,馒头把 花卷放在怀里一起躺在床上,看着墙上的那张画:爸爸、妈妈、婆婆。我有新的家人了,馒头自言自语着,花卷向馒头的怀里靠了靠。 

“花卷,你看,那就是我的爸爸妈妈,这是婆婆告诉我的,我长这么大也是婆婆照顾我的,但是有一天来了一群人带走了婆婆,我打不过他们,我哭着求他们不要带走婆婆。但是他们还是带走了婆婆,我听大人说,婆婆是什么 灾星会害死人,所以他们赶走了婆婆,他们不准我去村子里,婆婆走的时候,让我不要哭,要好好地活着,我听了婆婆的话。不哭,好好活着,以后我们要一起好好地活着,永远都不分开。”望着墙上的画,馒头对花卷倾诉。 

馒头想起了大胖今天早上嘲笑自己是没家人的野孩子。馒头看了看还在熟睡的花卷,在心中想“明天,让大胖看看,我有家人。” 

在寒冷的夜晚,两个被遗弃的弱者紧紧地相依在寻找那点点星光般的温暖。 

第二天一大早,馒头就带着花卷来到大胖去学校的必经之路上等大胖他们,为的就是告诉他们,馒头也有家人。 

大胖他们看见馒头,向他们跑过来。“大胖,你看这是我的家人,他叫花卷。”馒头神气地向大胖他们炫耀。 

换来的又是他们无情地嘲笑:“哈哈,笑死我了,你是个傻子,拿狗当你的家人,它只是个畜生,你是不是想家人想傻了。”大胖捂住笑到发痛的肚子。 

“我不是傻子,他也不是畜生。”馒头气急之下推了大胖一下,换来的是大胖他们的拳打脚踢。 

花卷从馒头怀里跳下来,向大胖他们拼命的吼叫,露出锋利的獠牙。大胖拿起一支粗树枝向花卷的脊骨狠狠地打了一下,花卷趴在地上“呜呜”地痛苦的呻吟着。扔下手中的东西,大胖他们扭头向学校走去。 

馒头抱起花卷,花卷发出“呜呜”微弱的呻吟声,馒头抱起花卷向村子里跑去,村里的人都家门紧闭,馒头挨家挨户的敲门求他们救救花卷,换来的只有一句句的咒骂。 

他听到怀里的花卷不再呻吟,感觉花卷的身体有些冰冷,他叫着花卷的名字,怀里的花卷却不再给他回应。 

两天后,小木屋的树下多了一个小土堆,小土堆前面插着一块小木板,上面用蜡笔画着一只小狗。 

  一个月后,一对夫妻来找馒头说愿意收养馒头,馒头却不愿意离去。馒头想住在自己的小木屋。因为他要和花卷在一起,因为他说过:馒头和花卷要永远在一起。墙上的画变成了五口之家,爸爸、妈妈、馒头、婆婆、还有一只白色的小狗。 

  午后的阳光洒在小土堆上,树下靠着一个熟睡的小男孩,他的脸上充满纯真幸福的笑容。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联盟邮箱:

yilinwenxueshe@126.com

联盟QQ群:

235391645

咨询电话:

010-51908630-8844
  1342636179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1501室 综合部 意林中国知名中小学文学社联盟

邮编:100022

咨询电话:010-51908630-8844 18610074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