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杀梦凶手

斜晖脉脉

  

黑色的夜。我们的梦。我们的颓废。                                 

每个夜晚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假象。 

每个夜晚都是如此,在物质与物质的频频交换中变得更加经济化。对我们四个年轻人来说,大学索然无味的生活也更是令我们难以忍受,于是一个天真的想法同时出现在了我们四个人的脑中,那就开上一辆好车跑到去世界的尽头去。因为我们喜欢刺激的感觉。 

其实每个年轻人的心中都有一颗年轻的心,就像我们。 

车在路上行驶了三个小时之后就坏了,这一现状让我们很是无奈,很多时 

候这都是我本能预料到的。小健说,这辆A1-86是从他二舅的汽车厂里用低价换来的,时间也不长,也就五六个月,怎么会坏了呢。这时所有的人都沉默着,眼看暮色已至。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其实谁也不用掩饰谁。在我们三个人的心底都明白,不是他二舅糊弄了小健,而是小健在糊弄着我们将近四年之久的感情。阿达说, 

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再往前三千米就是岐山县城了,我们可以在那度一晚上。 

眼看天色在黑暗中向我们逼近,小健点了一根烟表示默许,当然剩下我和米诺也就没有多说的话了。接下来我们就商量着该去哪个酒店,阿达提议去盛和。于是我们索性将那辆在小健眼中所谓的好车也撇在了那里,徒步向城中走去。 

遥远而又迷茫。可惜我们已经启程。 

经过长达两小时的路途之后,这个小县城似乎也要昏昏欲睡了。路旁的灯闪烁得再也没有一丝力气了。我随地捡起一张报纸,上面报道着某市某地某时某人发生自坠跳楼一案,死因还在进一步确认中,但已初步怀疑为生活压力。汽车的长鸣在此时已明显减少,但工厂的噪污声在此时有蠢蠢欲动起来,我对这一切沉沦假象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反感。与其这样跟着他们去疯玩,我想我更应该做些我想要做的事。 

尽管这个夜晚在入夏以来显得极为闷热,但街上出来透气的人依旧少得可怜。此时的我心里也掠过一丝不闷,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我总是跟在最后面,像个不起眼的小丑一般。于是我对他们说:“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走,一会儿电话联系。”他们无语的表情令我很是难堪。我示意米诺跟我一起去,她在此时却显得极难为情,我在她眼中似乎是一头恶狼。见此情景。我暗想,算了,我一个人去。 

其实谁也不知道,在甩开了他们之后,我关掉了手机,并在名吃城里吃了一碗炒面之后找到了一家网吧。我进了里面之后,那老板态度木然,一丝友好之意也体现不出来。在我玩CF时一个爆头都没打到,而这里的烟气渐渐快要把我包围,我出现了头晕的现象。于是我跑到了外面。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给他们打电话过去的时候竟没一个人接。包括米诺。 

就是从那刻起,我开始明白人心的冷漠。即使有一天你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也不会有人注视到你的存在,特别在他们的疯狂之际,千万不要相信感情会天长地久。其实把这东西放在时间里,它只会让我们愈加陌生。 

不过我还得去找他们,这实在无可厚非。他们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支点,我以一种绝望的心态再次按了拨号键,给米诺打去,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她索性连手机也关了。我疑心,他们是想故意躲开我吧。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连自己想要干什么都不知道了,然而在此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像毒蛇一样缠住了我的心。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个人无措感。 

因为午夜即将来临。这时大街上人已少得极其可怜了,连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也没有,走过超市的门口时,可以听出里面有微弱的响声。那究竟是什么,我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 

更多的时候我更喜欢把这里当成一个追梦的过程,往往在事态顺理成章的进行时,顿然间你的资格就被取消了,这不是老天在对你开玩笑。可悲的是,想要找个问问为什么的机会,我们恐怕都难以实现。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到了盛和门口,我漫无目的走了进去。开了房,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是难以入眠,可能还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吧。 

我突然间听到一声惨叫和一阵刹车的声音,我赶紧跑到楼下。我惊呆了,车轮下躺着两个血溅满身的年轻人,面目已惨不忍睹,吓得我赶紧逃开。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宿命,不过是我们太急了点。 

午夜一点钟。街上独留着我落寞的身影。 

一切都十分静了,大街上连风也不起了,无尽的高楼则更是挡住了我想要远去的视线。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掏出手机放出刀郎的《冲动的惩罚》止不住泪流满面。 

终于接到阿达打来的电话了,他说他们在 Face-KTV。一直以来,我总是这样被动,于是我很听话地前往他说的地方去了。走到门口,门面上的霓虹灯还在闪个不停。进去之后,那里面还放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比较流行的音乐。说实话,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三次来这种地方。是的,貌似我天生就对这种地方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我去阿达说的房间,那是在二楼的拐角处,当阿达给我把门打开时,我正见小健和米诺high得是那般开心。不管怎么说,我心里多少还 

是挺不舒服的。对于小健,我一直都把他当成我最好的兄弟,若是碰上啥好事话我都会叫上他。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打心底就没有过我。现在又有此情景,我心中的怒火便叠加在了一起。冲上去给了小健重重的两拳,没想到他出手比我还毒,一拳头过来就打得我晕头转向。那一刻,一向别人称为“小男人”的我沉浸在打与被打的过程中。虽然我掉了几颗牙,小健却没事。可谁也想不到,我们之间的友情好得是那般离奇。 

小健和我一瓶接一瓶的喝酒,也开始诉说着好多好多的心事。此时的空气似乎都凝重了起来。我们也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忽视着他人的存在,也许是我表现异常的情绪,激怒了其他人,一切变得十分糟糕。米诺跑出去了,阿达也跟她去了。 

墙上的秒钟在不停转动。 

每个孤独的晚上就像电影的散场,喝下沉溺的烈酒,醒来最终要接受。 

这是有人为我们点了一首郑源的《当我孤独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可是谁将这孤独的夜晚留给我? 

我总是天真地以为黎明会很快的来临,可是这个黑夜让我等得太漫长,几乎要苍老了我的心。看着夜的漫长,看着小健沉睡,我却愈加精神,连最后一丝睡意都无存了。于是我一个人去了阳台,点了一根烟。看着这个黑色的夜,听着黑夜中刺人的歌,内心无限伤感,又一次止不住泪流满面。 

再次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所有的人影都化作了句点。我是多么极力希望这个黑夜可以早早醒来,可是我愈是这般乞求,它就睡得愈加安稳。十字路口处,路灯全灭了,一片漆黑,黑暗把我带入了迷途。 

远处再次传来刹车声,接着便是一声惨叫,这声音我仿佛似曾听过。果然又不祥的事情发生了。我接到了阿达来的电话,说是米诺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急救。我不敢相信,是我的速度太迟缓,还是她的生命本身就如此脆弱。当我到达医院时,手术室里已经变得十分安静了,一切都停止了运转。天开始打雷,下起了暴雨,很多雨被狂风刮了进来,打在我的心底。 

医生传来消息,她已离去。 

霎时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冲上去给了阿达重重的一拳。我问道:“怎么回事?连米诺都照顾不好?” 

他说:“就你好?咋现在才来?” 

我的心里似乎被针刺了一下,小小的旅程中因为我竟失去了一个同伴。这时阿达顺着墙角蹲下去再也没有力气起来了,可以想象,米诺的死给阿达带来的痛苦也是不言而喻的。我上前扶起他说:“事已至此,不必难过,天就快亮了。” 他摇摇头说:“这个车祸太意外,太意外。”可是这个意外让我实在招架不住,让我明白了许多人和事在一瞬间就没了,甚至连我们想要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像这样,一场意外之后,留给我们的只是一具死尸。 

就像小健最后赶来时留给他的只是一具死尸。 

这个世界真的好怪。就像每个夜晚。 

这个夜晚。怪到死人永远也想不来活人为什么要活着,而活人也想不来死人为什么要去死。这个世界都在遵循着我们个人的判断。我认为,米诺的死会是这个夜的终结。我认为,米诺的死会让我们对自身多一份审视。甚至我认为,米诺的死是对我最后的责备。我们的车坏了。我们的米诺没有了。我们在这个大街上,喝着三块钱一瓶的啤酒,抽着猴王,我们就这样天真的走着想要到达世界的尽头。东方泛起了几丝红光,此时宣告着夜的终结,而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是的,黑夜潜逃。我们给自己制造了太多的假象,那些关于血的画面是我们自找的魔。我们三个望着所谓的天的尽头,在这个夜晚过后变得遥不可及。我们的梦被这个夜晚所扼杀,心中的欲望与现实的无奈,都在极度阐释着我们每个90后年轻的心。 

第二日经过盛和,又捡起一张报纸,写的是关于车祸引起三命案的报道,我苦苦寻找,却始终未发现米诺的名字。我开始胡思乱想,难道说米诺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于是我陷入了恐慌。我感觉这只是一场梦。 

完结篇之真相之谜 

其实这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都已过去了20年之久。只不过多年后的我才明白,米诺当初跑出去的原因是小健。我本以为可以就此推卸责任,我以为可以就此将真相掩埋,然而事实再次证明我又错的一塌糊涂。 

那天阿达跑来告诉我:“米诺存活在我们的世界里只是一个假象,她根本就不属于完全的人类,她的出现只是老天给我们的一个梦,目的是让我们三个人不再在这个大学里整天嘻嘻幻想,而米诺的死只是她任务的终结,并没有真正死去。我想,我们还是让米诺的任务完成的不够彻底。” 

说完,阿达笑了。 

而我也跟着笑了。  

黑色的夜。我们的梦。我们的颓废。                                 

每个夜晚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假象。 

每个夜晚都是如此,在物质与物质的频频交换中变得更加经济化。对我们四个年轻人来说,大学索然无味的生活也更是令我们难以忍受,于是一个天真的想法同时出现在了我们四个人的脑中,那就开上一辆好车跑到去世界的尽头去。因为我们喜欢刺激的感觉。 

其实每个年轻人的心中都有一颗年轻的心,就像我们。 

车在路上行驶了三个小时之后就坏了,这一现状让我们很是无奈,很多时 

候这都是我本能预料到的。小健说,这辆A1-86是从他二舅的汽车厂里用低价换来的,时间也不长,也就五六个月,怎么会坏了呢。这时所有的人都沉默着,眼看暮色已至。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其实谁也不用掩饰谁。在我们三个人的心底都明白,不是他二舅糊弄了小健,而是小健在糊弄着我们将近四年之久的感情。阿达说, 

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再往前三千米就是岐山县城了,我们可以在那度一晚上。 

眼看天色在黑暗中向我们逼近,小健点了一根烟表示默许,当然剩下我和米诺也就没有多说的话了。接下来我们就商量着该去哪个酒店,阿达提议去盛和。于是我们索性将那辆在小健眼中所谓的好车也撇在了那里,徒步向城中走去。 

遥远而又迷茫。可惜我们已经启程。 

经过长达两小时的路途之后,这个小县城似乎也要昏昏欲睡了。路旁的灯闪烁得再也没有一丝力气了。我随地捡起一张报纸,上面报道着某市某地某时某人发生自坠跳楼一案,死因还在进一步确认中,但已初步怀疑为生活压力。汽车的长鸣在此时已明显减少,但工厂的噪污声在此时有蠢蠢欲动起来,我对这一切沉沦假象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反感。与其这样跟着他们去疯玩,我想我更应该做些我想要做的事。 

尽管这个夜晚在入夏以来显得极为闷热,但街上出来透气的人依旧少得可怜。此时的我心里也掠过一丝不闷,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我总是跟在最后面,像个不起眼的小丑一般。于是我对他们说:“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走,一会儿电话联系。”他们无语的表情令我很是难堪。我示意米诺跟我一起去,她在此时却显得极难为情,我在她眼中似乎是一头恶狼。见此情景。我暗想,算了,我一个人去。 

其实谁也不知道,在甩开了他们之后,我关掉了手机,并在名吃城里吃了一碗炒面之后找到了一家网吧。我进了里面之后,那老板态度木然,一丝友好之意也体现不出来。在我玩CF时一个爆头都没打到,而这里的烟气渐渐快要把我包围,我出现了头晕的现象。于是我跑到了外面。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给他们打电话过去的时候竟没一个人接。包括米诺。 

就是从那刻起,我开始明白人心的冷漠。即使有一天你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也不会有人注视到你的存在,特别在他们的疯狂之际,千万不要相信感情会天长地久。其实把这东西放在时间里,它只会让我们愈加陌生。 

不过我还得去找他们,这实在无可厚非。他们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支点,我以一种绝望的心态再次按了拨号键,给米诺打去,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她索性连手机也关了。我疑心,他们是想故意躲开我吧。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连自己想要干什么都不知道了,然而在此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像毒蛇一样缠住了我的心。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个人无措感。 

因为午夜即将来临。这时大街上人已少得极其可怜了,连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也没有,走过超市的门口时,可以听出里面有微弱的响声。那究竟是什么,我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 

更多的时候我更喜欢把这里当成一个追梦的过程,往往在事态顺理成章的进行时,顿然间你的资格就被取消了,这不是老天在对你开玩笑。可悲的是,想要找个问问为什么的机会,我们恐怕都难以实现。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到了盛和门口,我漫无目的走了进去。开了房,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是难以入眠,可能还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吧。 

我突然间听到一声惨叫和一阵刹车的声音,我赶紧跑到楼下。我惊呆了,车轮下躺着两个血溅满身的年轻人,面目已惨不忍睹,吓得我赶紧逃开。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宿命,不过是我们太急了点。 

午夜一点钟。街上独留着我落寞的身影。 

一切都十分静了,大街上连风也不起了,无尽的高楼则更是挡住了我想要远去的视线。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掏出手机放出刀郎的《冲动的惩罚》止不住泪流满面。 

终于接到阿达打来的电话了,他说他们在 Face-KTV。一直以来,我总是这样被动,于是我很听话地前往他说的地方去了。走到门口,门面上的霓虹灯还在闪个不停。进去之后,那里面还放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比较流行的音乐。说实话,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三次来这种地方。是的,貌似我天生就对这种地方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我去阿达说的房间,那是在二楼的拐角处,当阿达给我把门打开时,我正见小健和米诺high得是那般开心。不管怎么说,我心里多少还 

是挺不舒服的。对于小健,我一直都把他当成我最好的兄弟,若是碰上啥好事话我都会叫上他。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打心底就没有过我。现在又有此情景,我心中的怒火便叠加在了一起。冲上去给了小健重重的两拳,没想到他出手比我还毒,一拳头过来就打得我晕头转向。那一刻,一向别人称为“小男人”的我沉浸在打与被打的过程中。虽然我掉了几颗牙,小健却没事。可谁也想不到,我们之间的友情好得是那般离奇。 

小健和我一瓶接一瓶的喝酒,也开始诉说着好多好多的心事。此时的空气似乎都凝重了起来。我们也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忽视着他人的存在,也许是我表现异常的情绪,激怒了其他人,一切变得十分糟糕。米诺跑出去了,阿达也跟她去了。 

墙上的秒钟在不停转动。 

每个孤独的晚上就像电影的散场,喝下沉溺的烈酒,醒来最终要接受。 

这是有人为我们点了一首郑源的《当我孤独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可是谁将这孤独的夜晚留给我? 

我总是天真地以为黎明会很快的来临,可是这个黑夜让我等得太漫长,几乎要苍老了我的心。看着夜的漫长,看着小健沉睡,我却愈加精神,连最后一丝睡意都无存了。于是我一个人去了阳台,点了一根烟。看着这个黑色的夜,听着黑夜中刺人的歌,内心无限伤感,又一次止不住泪流满面。 

再次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所有的人影都化作了句点。我是多么极力希望这个黑夜可以早早醒来,可是我愈是这般乞求,它就睡得愈加安稳。十字路口处,路灯全灭了,一片漆黑,黑暗把我带入了迷途。 

远处再次传来刹车声,接着便是一声惨叫,这声音我仿佛似曾听过。果然又不祥的事情发生了。我接到了阿达来的电话,说是米诺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急救。我不敢相信,是我的速度太迟缓,还是她的生命本身就如此脆弱。当我到达医院时,手术室里已经变得十分安静了,一切都停止了运转。天开始打雷,下起了暴雨,很多雨被狂风刮了进来,打在我的心底。 

医生传来消息,她已离去。 

霎时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冲上去给了阿达重重的一拳。我问道:“怎么回事?连米诺都照顾不好?” 

他说:“就你好?咋现在才来?” 

我的心里似乎被针刺了一下,小小的旅程中因为我竟失去了一个同伴。这时阿达顺着墙角蹲下去再也没有力气起来了,可以想象,米诺的死给阿达带来的痛苦也是不言而喻的。我上前扶起他说:“事已至此,不必难过,天就快亮了。” 他摇摇头说:“这个车祸太意外,太意外。”可是这个意外让我实在招架不住,让我明白了许多人和事在一瞬间就没了,甚至连我们想要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像这样,一场意外之后,留给我们的只是一具死尸。 

就像小健最后赶来时留给他的只是一具死尸。 

这个世界真的好怪。就像每个夜晚。 

这个夜晚。怪到死人永远也想不来活人为什么要活着,而活人也想不来死人为什么要去死。这个世界都在遵循着我们个人的判断。我认为,米诺的死会是这个夜的终结。我认为,米诺的死会让我们对自身多一份审视。甚至我认为,米诺的死是对我最后的责备。我们的车坏了。我们的米诺没有了。我们在这个大街上,喝着三块钱一瓶的啤酒,抽着猴王,我们就这样天真的走着想要到达世界的尽头。东方泛起了几丝红光,此时宣告着夜的终结,而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是的,黑夜潜逃。我们给自己制造了太多的假象,那些关于血的画面是我们自找的魔。我们三个望着所谓的天的尽头,在这个夜晚过后变得遥不可及。我们的梦被这个夜晚所扼杀,心中的欲望与现实的无奈,都在极度阐释着我们每个90后年轻的心。 

第二日经过盛和,又捡起一张报纸,写的是关于车祸引起三命案的报道,我苦苦寻找,却始终未发现米诺的名字。我开始胡思乱想,难道说米诺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于是我陷入了恐慌。我感觉这只是一场梦。 

完结篇之真相之谜 

其实这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都已过去了20年之久。只不过多年后的我才明白,米诺当初跑出去的原因是小健。我本以为可以就此推卸责任,我以为可以就此将真相掩埋,然而事实再次证明我又错的一塌糊涂。 

那天阿达跑来告诉我:“米诺存活在我们的世界里只是一个假象,她根本就不属于完全的人类,她的出现只是老天给我们的一个梦,目的是让我们三个人不再在这个大学里整天嘻嘻幻想,而米诺的死只是她任务的终结,并没有真正死去。我想,我们还是让米诺的任务完成的不够彻底。” 

说完,阿达笑了。 

而我也跟着笑了。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联盟邮箱:

yilinwenxueshe@126.com

联盟QQ群:

235391645

咨询电话:

010-51908630-8844
  1342636179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1501室 综合部 意林中国知名中小学文学社联盟

邮编:100022

咨询电话:010-51908630-8844 18610074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