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告别雨夏

匿名

  

走在磅礴大雨里  会想起 泰戈尔的那句诗:“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我们相遇在这同一条狭船里。我们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  

   当我们要告别那个雨季时 才知道  那才是最迷人的季节   当我们要离开那条狭船时  才知道  那才是最快乐的地方 

  

引子 

海泽市的这个夏天,很久没有下雨了,空气变得干燥而清新。海风吹过时,嗅得到淡淡的咸味。槐树羽毛状的叶片已经被盛夏渲染成浓郁的深绿色,巨大地树冠像一团团墨绿色的云朵,在地面上投下阴影。槐花的颜色或是洁白,或是浅黄 ,小小的花瓣总是羞怯地微微皱缩着聚在一起,结成一簇,重叠悬垂,坠在树枝上。整座小城,都弥漫着槐花素雅的清香,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吟一句:“槐林漾琼花,浮香到天涯。” 

夏天的夕阳,更加任性,将整片天空渲染上温暖的颜色。太阳蕴出橙红色的光辉 ,大片的晚霞化成玫红色的海浪。也许那耀眼的夕阳,有着淡淡的蜜糖味和玫瑰花瓣的香气,只有勇敢的精灵能闻得到。 

   夏树坐在山坡上,向山脚下的润江中学望去。她在想:要是现在,教导主任能爬上山来,手拄着膝盖气喘吁吁地责骂我怎么又逃课,把我拖回学校去,该有多好。“哟!”冉子杰朝夏树身旁扔去一个苹果,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她的手边。夏树拿起苹果眯着眼睛看向他,摆着要反击的架势。子杰却背起手扭扭捏捏的来了一句:“不要嘛,人家特地送给你的~”三年了,夏树早已习惯眼前这个人耍赖时候那种美羊羊一样的声音。“饶你一回吧”夏树耸耸肩,咬下一口苹果,清爽的酸甜味道让人觉得满足。“哈,甜吧,告诉你个秘密,我没洗哦”子杰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就坏笑着跑开了,跑起来还是像个兔子一样,一蹦一跳的。 

   看着那个背影,夏树想起来,三年前自己第一次在操场上看见冉子杰这么蹦着跑步时,一群女生笑的人仰马翻的情景。可那时,他的个子还没这么高,投篮也没现在这么准。他还是一副孩子的模样,浓密的眉下一双比女生还要大的眼睛,自己也只是偶尔怯怯地向这个古灵精怪的男孩子问化学题。可是,三年后的现在,他的脸上已有了硬朗的棱角,眼神里有着独特光芒,就像黑夜里的星辰,锐利而深邃。是什么时候,自己成为了这个人的“好哥们”。冉子杰篮球比赛时,自己每天都在练习那些平常打死都不会做的舞蹈动作,破天荒的做了拉拉队领队;心情不好的时候,两个人去茂田巷的小铺子一起吃了八十多串的串串烧;自己骑车把一个壮汉撞倒在路边,被吓得不知所措时,子杰化身和平大使,让暴脾气大叔笑着说了句:“没关系啊,小姑娘”便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回想时, 夏树在这片陪伴了她三年的草地上躺了下来,枕着小臂,闭着双眼,在脑海里找寻那些若即若离的回忆,任夕阳安静的身边流淌。“回声 冉子杰 陈若然 路辰 安德烈 要说再见了么”夏树听到自己低声地念着。 

  “好啊你,组织我们来露营,自己坐在这里享清闲!”回声将右手搭在夏树的肩膀上,翘起食指,夏树一回头,回声的手指刚好碰到夏树的酒窝。“占本姑娘便宜啊你”夏树白了回声一眼,假装生气的说。回声穿着咖啡色的衬衫,利落的齐耳短发,刘海下隐约现出她俊美的黑色眉毛。夏树一直觉得回声像动画《僵尸新娘》中的Emily一样叛逆,却拥有让人怦然心动的温情,拥有独特的而神秘的气质。“在回忆吧”回声坐在夏树身边说道。“恩,你就是我肚子里的小虫吧。”夏树笑起来,眼睛变成两道弯弯的月牙。“一个年级前10的文科生,居然把一个人比成虫子……”回声交叉抱着双臂,扬起头不屑的来了一句。“哈哈,回哥~”夏树挽起回声的手笑了起来。“我们,就这么毕业了?高考,那一关,我们就真的闯过去了么。”夏树说。“傻姑娘,我们真的毕业了。你还记得那棵树吧”回声指向左手边不远处的一颗小梧桐。“一辈子都不会忘的,等我们大学毕业,它就能长成威武的大树了吧。”夏树望着那棵碧叶青干的小树,夕阳的余晖里,那些娇小的黄绿色花朵和桃心形的叶片像涂上了一层蜜糖一样,闪耀着光。去年春天,回声的乐队参加比赛时比,夏树他们一行人来种下了这颗梧桐,把它作为一颗幸运树送给回声。那天,若然拎水桶时,居然摔了一跤,来了个嘴啃泥,起来才发现,是子杰随手扔在一边的小铲绊倒她的。后来,大家就看见,有一个泥人追着一个跑起来一蹦一跳的不明生物满山坡跑的壮大场面。想起来,那时若然还真的是个冒失鬼呢,有着奇异的思维,做起事来像个男生一样莽撞,也许,比男生还要莽撞……不过,客观来说若然是个傻呵呵的好少年。 

   夜晚降临,明月升起,山里偶尔吹过一阵凉爽的风,树叶轻微的做响,风里夹杂着好闻的青草气息。路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篝火架起来了。子杰去砍了一些小树枝,在他身旁帮忙添加柴火。还不时看着在向篝火扇风的路辰,摆出一副入迷的样子说:“阿辰,你还真帅啊!”路辰皱了皱眉,朝子杰的方向猛扇了一下扇子,火焰一下子跳高了,向子杰扑过去。子杰向后一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小子,来真的啊!”子杰歪着头,坐在地上喊了一句。“哈哈!”路辰笑着摆出了要再来一扇子的架势,子杰一个蹦高,跑开了。他们两个人,一直这么打打闹闹。初一时,子杰和路辰因为抢小区里的篮球场,大打了一架,两个还不到1米70的小孩子,脸都气得通红通红的,拽着对方的衣领,扭打在一起使出了浑身解数。可结果两个人衣服都湿透了,还没分胜负,索性一起躺在了球场上,于是达成了和解,当他们准备一起回家时,发现篮球不知道被哪个小孩拿走了……就这样,不打不相识的两个男生渐渐熟悉起来,成为了好朋友。路辰不再是那个鲁莽的小男孩了,而是变得成熟起来,话不是很多,组织能力却很强,路辰从不刻意,但他总有一种让别人自然地顺从他的气场。子杰在球队打球时也会觉得,路辰这家伙,天生是个领导者。路辰也会在大家都去不务正业的时候,做好一切的准备工作。若然常常说:“跟着阿辰,天不怕地不怕!” 

夜深了,围坐在火堆旁,吃着烧烤。火焰燃烧的不旺,却一直在持续着,散发着恰到好处的温暖。夏树安静的坐着,微笑着看若然嘴里咬着鸡翅,去踢子杰怪他把鸡翅烤糊了;微笑着看回声抱着吉他,弹着民谣小调给若然的“舞蹈”伴奏;微笑着看路辰在一旁用相机拍照。“如果,给我一个“IF”,我真的想把你们都变小,放在口袋里,看着你们一直到老。”夏树的眼睛微微湿润了。 

  “回声,你最后还是报了上音么” 

“恩。你呢,路辰?” 

“没有改,还是复旦数学系。” 

“就本少爷一个人去香港。”子杰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你就得了便宜卖乖吧!那可是香港大学!”夏树朝子杰扔了一个小石子儿。 

“夏树,你还是中传大么”路辰侧过头问。 

“对,新闻系。以后就是媒体人了”夏树抱着膝盖说。 

“哈,等着吧,我可是学广告的,专门给你们新闻插播小广告哦。”若然来了一个麦兜的经典”左扭扭右扭扭”。 

 “厦门大学,一定特别美,放假你带我们去玩玩。”回声说。 

 “翘课也要带你们去啊,就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人还能不能到齐……” 

  子杰叹了一口气,露出了少有的若有所思的神情。 

  深夜,火苗映红了每个人脸庞,说起毕业和未知的未来时,没有人知道该如何让这个话题不在沉重,没有人知道该如何与迷茫告别。沉默持续了很久,静的只听到的树枝燃烧时“噼啪,噼啪”的声音。月高悬,群星夺目。我们看到的星光来自宇宙中的恒星,那些光穿行了几十亿年,几百亿年,甚至几千亿年才能被我们看到,而当我们沉醉在那光芒中时,曾经的恒星早已经消失殆尽了。光年在宇宙中就像毫米一样微不足道,那我们不过也是沧海一栗,那些时光不过是白驹过隙。 

回声抱着吉他坐在地上,右手修长的手指划过琴弦,左手跃动在14个品格之间,温暖的旋律缓缓升起。她用空旷却深情的嗓音唱起:“当离别拉开窗帘,当回忆睡在胸前;当蜻蜓不再飞翔,当蝴蝶不再流浪,我的心已告别青苹果,只有爱依旧灿烂。请相信我们明天一定会再见,就像白云离不开蓝天。 

黑夜里的山岗上,五个人围坐在篝火旁,一起唱道“请相信欢笑泪水所有的约定,都是忘不掉的日记。请相信我会再次回到你面前,唱起我们无悔的青春……” 

头顶星光熠熠,脚下青草正盛。 

朋友,雨季不再来,让我们穿上干燥舒适的球鞋,踏上那条光明大道,人生最有趣的事就是,下一秒,永远是未知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联盟邮箱:

yilinwenxueshe@126.com

联盟QQ群:

235391645

咨询电话:

010-51908630-8844
  1342636179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1501室 综合部 意林中国知名中小学文学社联盟

邮编:100022

咨询电话:010-51908630-8844 18610074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