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还没有骑上白马的王子

2019-7-9 16:30:58 来源: 《意林》杂志 作者: 点击:942


 1

  秦乐乐收到前男友钱宇寄来的结婚请柬之后,心里突然像被猫挠了一般纠结万分起来。她觉得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加炫耀。四环以内的房子又怎么了,三室二厅又怎么了,全额付款又怎么了,赚了大钱又怎么了,在五星级的酒店置办婚宴又怎么了,又怎么了又怎么了!

  秦乐乐一边愤慨一边吃着徐路洋给她煮好的板栗。为了方便煮熟,每一颗板栗上都被徐路洋划开了一道适中的小口。

  徐路洋挂着Kitty猫的粉红围裙不时地走过来帮秦乐乐清理桌上吃得一片狼藉的板栗皮,然后宠爱地抚摸一下她的头发。

  和徐路洋恋爱的这两年,秦乐乐的整个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宁可饿死也要攒钱买衣服的习惯被彻底推翻;晚上只吃一个苹果的瘦身食谱遭到了强烈抨击,每周都要逛商场的乐趣变成了在家乐福、物美等一系列超市蹲点等待打折蔬菜。就这么两年下来,秦乐乐从一个月光潮女脱胎换骨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已经out很久了的小胖妹。

  2

  去不去参加钱宇的婚礼呢?这个问题没日没夜地纠缠了秦乐乐三天。她不想让肥胖的自己和木讷的徐路洋成为新郎新娘的陪衬,她也知道两个星期内不可能让自己从胖妞变成林志玲。好友们轮番劝慰她不去不就得啦。可是秦乐乐不甘心,钱宇不是料定她不敢去吗?那她就偏要去。

  三年前的那个下午,因为钱宇的背叛,秦乐乐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扇了他一个耳光。秦乐乐猜想,钱宇是来讨回当年的那个耳光的。只不过她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却誓要打在她的心上。

  秦乐乐是第一个在公开课上躲在阶梯教室后边和男友偷偷接吻的女孩,是第一个跑到男生厕所给男友送手纸的女孩,是第一个当着大伙的面扇男友耳光的女孩。那些日子里,秦乐乐很用心地爱过钱宇。只是她对待感情很分明,爱时赴汤蹈火,恨时恩断义绝。

  这个陪伴着秦乐乐度过三年象牙塔生活的男孩,如今要以非常骄傲的姿态和别的女生结婚了。她久久凝望着饭桌对面憨厚的徐路洋,他正全神贯注地给她挑肉最多的排骨,然后一块一块地夹到她的碗里。

  秦乐乐突然觉得有一股怒火袭来。她啪地放下筷子,冲着一脸茫然的徐路洋大吼:“做的什么排骨啊,咬都咬不动,不会做就不要做,吃得不痛快还糟蹋了钱。”

  徐路洋还没反应过来,秦乐乐先哭了。

  3

  秦乐乐开始频繁地冲徐路洋发火,这火气因何而来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反正就是不顺眼了,就是不爽了。

  说话也不自觉地带起刺儿:“你看看人家都自己创业了,你还整天守着那点破股票倒腾,你又没本事倒腾成百万富翁;又研究菜谱,咱有点出息好吗?你现在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买房子?”

  秦乐乐说这些话的时候,徐路洋耷拉着脑袋出了门。秦乐乐的眼泪像没关紧的水龙头一样滴滴答答地流出来。她讨厌死这样的自己了,可是她就是忍不住要比较。

  为什么身边的姐妹都找到了有钱又完美的男人乐享清福,而自己却还在和小职员徐路洋同甘共苦呢?秦乐乐对于这个问题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眼看着参加婚礼的日子逼近了,秦乐乐在长达一周半的纠结感慨中决定硬着头皮应战。她先是花了将近一个月的积蓄为自己买了一套华美的白色礼服,然后又从朋友那里借了一串珍珠项链,最后从达芙妮选了一款米白色细高跟公主鞋,她已经盘算好,早上先去公司附近的美发店里做头发化妆,然后坐朋友的车去婚礼现场。

  秦乐乐从没有穿过高跟鞋,为了避免出丑,她在小小的房间里,对着柜子上的大镜子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她要走出最优雅从容的步伐。她得意忘形地认为:自己才是那场婚礼的主角。

  5

  从走进婚礼现场的那一刻起,秦乐乐就感受到了许多投射在身上的赞美目光。她自己也对镜子中温婉优雅的女人满意极了。白色的高腰礼服裙恰好遮盖了她身材上的不完美,高高盘起的发髻展示出她温柔娴静的一面,更有画龙点睛一笔的是垂在她锁骨上的珍珠项链和脚上着的同样色泽的高跟鞋。

  新娘新郎行完礼,钱宇牵着新娘的手向着秦乐乐走来,秦乐乐端庄地和他们握手,自然而流畅地说着祝福语。最后钱宇说:“乐乐,当年你的一耳光教会了我一心一意,而爱情就是这样,你总是要从一段感情里获得成长,然后才能学会如何去爱。希望那个已经成才的白马王子,早日寻到你。”

  秦乐乐抿着嘴笑起来,她想起家里正在为她做饭的徐路洋;踏实憨厚的徐路洋;不会撒谎的徐路洋;任她无理取闹、欺负凌虐的徐路洋;永远默默站在她身后给她做依靠的徐路洋。原来他一直在用他爱她的方式教她成长、等待她成长。

  即便是潇洒帅气的钱宇,大富翁钱宇和此刻正满眼温柔的钱宇,都没能将秦乐乐的心海激起一丝涟漪。从和他的感情画上句号的那一刻起,她已经不再爱他,她只不过是患了“前男友后遗症”,自己将自己锁进了圈里。

  穿着高跟鞋长时间站立之后,脚后跟疼痛难忍,白色礼服更是勒得她呼吸困难。她开始无比想念起徐路洋给她买的嘻哈猴大棉拖和粉红色棉布睡衣。她突然想起那句话:永远知晓自己所需的人才是最适合的,适合的就是最好的!

  秦乐乐的电话响了,是徐路洋打来的,他说:“乐乐,我在离酒店最近的公交站牌等你,你没穿过高跟鞋,怕你脚疼我带了你的棉拖鞋,你待会走的时候换上。”

  秦乐乐的眼睛湿润了,她终于明白:虽然徐路洋没有白马,但他却是她的王子。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还没骑上白马的王子,在他们没有钱买白马之前,我们依旧应该相信并且尊重他们。鼓励他,给他动力。因为每一个男孩都有成为王子的潜力。

  6

  夜晚的公交车上,乘客很少,其中有这样一对儿:身着白礼服裹着羽绒大衣的女孩脚上蹬着一双嘻哈猴大棉拖,旁边眉清目秀的男孩正端着保温桶,往女孩的嘴里喂着鸡汤。男孩唠叨着:下个月应该节省点了。因为治疗女孩的“前男友后遗症”花了不少钱呢,一套礼服一双鞋都够一个月的开支了。

  末了,男孩说:“这个月的年终奖金下来,我们就可以付房子的首付了。这两年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女孩转过脸,望着夜空上的繁星掉下了幸福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