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路过一颗星

胡米乐

路过一颗星

  “喂,快看快看!这是书店新出的希源的海报,真的帅到喷鼻血呢……”

不知怎么回事,一向喜欢追星的许小格一听见关于男星希源的消息,就有种说不出的烦闷。座位旁边的几个女生又在讨论他,令许小格想拿起书包往外逃。这并不是因为她是希源的“黑粉”,大概是因为,她曾经从一颗星身边路过……

“小格,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哦!”

许小格还小的时候,一个稚嫩的男孩子的声音几乎每天都钻进她的耳朵。

那是一个住在她家楼下的男孩,那男孩长得眉清目秀,是许小格见过最俊俏的男孩,走到哪里都有人夸他帅,夸他长得好。他的左眉毛旁边有一颗很小很小的痣,但并不影响他的帅气,记得以前,许小格还常常笑着说那是她辨认他的标记,等他们长大了,她一眼就能在人群中找到他。

在他和她天真无邪的童年时代,大家都觉得,两个平凡普通的家庭,两个平凡普通的孩子,也就是小时候玩玩罢了,长大了,终究会断了联系。

这样的想法也曾在许小格的脑袋里一闪而过。她迅速扼杀了这个想法,她想和男孩做永远的朋友,没有利益的关系,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一个念头,也当然并不是想和他过一辈子。

那时候,许小格唤男孩“秋阳”,男孩唤她“小格”。

童年的美好,最终还是被时间抹去了。那段美好的时光,从此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久而久之,街坊邻居们都忘了有这个叫做安阳的男孩,唯独在许小格的心最深处,还埋藏着一份专属他和她的童年记忆。

他和她中考时,考上了不一样的高中。从此因为学业的繁忙而疏于联系,最终便分道扬镳。

许小格听说,他最后考上了电影学院,以后想当演员。

她笑了笑,也许自己本来和他就不是一条轨迹上的星星,就算曾同行一段时间,就算自己为了和他做朋友付诸许多努力,也换不来他的永久陪伴。那不是许小格的特权。

没错,许小格第一次在电视上看见希源一闪而过的身影,就确定他一定是小时候的秋阳,不会错。

他没什么大的变化,眉目间还是残留着当年的痕迹。左眉旁那颗痣也还在,许小格庆幸他没有去整容什么的,毕竟那也是许小格童年的记忆。他长高了,变得挺拔如白杨了,看到他,许小格多想唤他一声“秋阳哥哥”。

如果自己中考的时候再努力一点,也许就能和他一路同行了。现在想想真是华丽的错过。许小格背着大大的浅咖色双肩书包,摸着自己柔顺的一头自然卷的头发。那头发,是她在许多人面前得意的资本。

其实,许小格算得上是个美人儿。她的脸是好看的鹅蛋脸;皮肤白的就像从来没出过门似的。妈妈说,别人是越晒越黑,我家小格是越晒越白;她的眼睛也大大的,眸子漆黑,里面闪耀着属于一个少女的自信;嘴唇是最健康的粉红色。不用化妆,她与生俱来的漂亮。

许小格的爸爸早早去世了。因为一场可怕的疾病,遗传性的心脏病。

许小格有先天性心脏病。她知道这病是多么可怕,夺走过多少人的生命。所以她想在有限的生命里,去见一次她的秋阳哥——不,是希源哥哥。

她从同学们的聊天中得知,希源最近要到离自己很远的Y市办粉丝见面会。她回家就缠着妈妈给自己买火车票,撒谎说自己想去参加选秀比赛,赢了就能上电视。

许小格的妈妈是个固执的女人。她当即表态:“小格,不是妈不想你去,是妈实在拿不出钱啊!自从你爸爸走了,妈就只能到处跑着卖菜,一年下来,能赚几个钱?哪还有钱给你去外地玩?”

许小格不高兴了,虽然这个谎撒的是很烂,但她为了见希源,她宁愿用一百个谎来圆这一个谎。

她有点恼了,不顾后果地冲妈妈吼:“我不管!我就要去!你不让我去,我就是到处借钱我也要坐上火车!”

小格妈被女儿气的不轻,一下愣住了。许小格逃也似地跑进房间,重重地甩上门。

趴在自己简陋的木头桌上,许小格的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她决定,用自己的努力,攒钱去见希源哥哥!

第二天是周末。许小格起了个大早,跑遍了所有抠门亲戚家,腿累到抬不起来。但她仍然在笑,因为一天下来,她“骗”来了200多元。

许小格粗略地算了一下,现在火车票的钱倒是有了,但是听说希源哥哥粉丝见面会是在一个大场地办的,所以门票要不少钱,大概500元左右。而且,那儿的物价可不便宜。这些大大小小的费用算下来,至少也得1000多元。

“孩子,别借了,不就是选秀比赛么,赢了又怎么样呢?”多少次,这样的语言不假思索地从那些古板思想的亲戚们嘴里传出来,印在许小格的脑海里。

她没有泄气。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到处偷偷打工,因为是学生,自然不会有太好的报酬,她辛辛苦苦才攒了400元。可她已经很满足了,只要,只要,能在门口见一眼希源哥哥就好了。许小格想着,仿佛已经见到了自己的希源哥哥。

6月23日,许小格偷偷收拾了行李箱,当天晚上,她偷偷地揣着400元钱坐上了去往Y市的火车,连张火车票就花掉了她300元。临走前,她没有忘记在心里和妈妈道歉,她用饱含歉意的眼神看了一眼妈妈的房间。

“旅客们,Y市已经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带好行李,祝您旅途愉快……”乘务员甜美的生音在车厢回荡在车厢,许小格的心情也是美滋滋的。

她赶到了早已记熟的地点。现在是早上7点,粉丝见面会是下午1点举行。她好像是第一个。

许小格没敢离开。她在门口久久的站着,手上捏着仅剩的100元,寒冷的天气把她冻的瑟瑟发抖。她匆匆买了一个烧饼,咬了两口,就当是中午饭了。

她的脑袋里乱七八糟,既期待,又害怕。害怕希源哥哥即使看到自己也会不认识自己了,她也好担心,妈妈现在是不是急疯了……

许小格煎熬着。终于到了1点。许小格朝里面探探头,看着那些坐在前排的粉丝,心里真是羡慕嫉妒。但她很高兴,自己站在最门口,早已经跟保安混熟了,他们同意她站在离入口最近的地方。

“啊!希源大大来了!”“希源~给我签个名!”里面不时传来阵阵尖叫声,许小格想,一定是希源哥哥从后台出来了,等他结束后从出口出来,自己就堵住他。

希源说话了:“大家好,我是希源。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粉丝见面会……”后面他说了什么,许小格听不见。

在外面,寒风刺骨,每分每秒都是那么的煎熬,就像掉进了冰窟窿。许小格不时向里边看看,见面会非常顺利,希源不时和前排粉丝们互动,给粉丝们签名。

依稀地,许小格听见里面传出“再见”的声音,她猜测,大概是结束了。

她匆匆和保安大哥打了个招呼,就赶紧往出口跑去。

还好,出口的人并不多。许小格暗暗庆幸。大概两分钟后,她听见有一个人的脚步声,还有……一群妹子高跟鞋“嗒嗒嗒”的声音。

希源戴着墨镜,出现在了出口。许小格赶忙站到他前面,无奈自己个子矮啊,一群妹子挤在她前面尖叫着,许小格根本听不见人群里希源的声音。

她拼命挤到人群中间,艰难地碰了碰希源的胳膊。希源看向她这边,就在这关键时候,又是一群妹子啊,把许小格瞬间挤到了最外面。

许小格看到场馆玻璃上的自己,头发乱糟糟的,那可是自己早上精心打理的啊!她的米黄色围巾,不知什么时候,被挤歪了,看起来像唐僧的袈裟,她差点抓狂。

她呆呆地看着上车的希源。她突然不想去追了,她安慰自己,就算追上了,这么多年了,他也不会记得自己了。她迅速拿出手机,拍了希源最后一张背影照。

希源的车开走了。许小格笑自己傻,明明没有买票,还妄想着见他一面?甚至让他想起自己?

她突然想起,自己没有钱买回家的火车票了。

她突然觉得,前段时间那么固执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她拿出手机,手颤抖着拨了妈妈的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了,她听见,电话那头的妈妈带着哭腔:“小格,小格,你在哪里?”

许小格听见妈妈声音的一刹那,鼻子突然酸了,她伸出冻的通红的手揉了揉鼻头:“妈,我在Y市xx路。你能来接我吗……我没有钱回家了……”

“傻孩子,妈妈马上就来啊,你不要乱跑……”

电话那头担心的妈妈,全然不知电话这头的许小格已经捂着嘴哭的不成样子。她想起了前些天还为了火车票的事情和妈妈吵了那么一架。妈妈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许小格觉得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

从许小格妈妈所在的地方到Y市,坐火车也得五个小时才能到。此时是下午三点多了,寒风萧瑟,许小格找了家小饭馆,用手机把定位发给了妈妈。

五个小时,许小格看着墙上的钟,秒针走得真慢,她睡了一会,再次醒来,是被一个人晃醒的,那时已是晚上八点多。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满面泪滴的妈妈。一瞬间,眼泪如汹涌的洪水般涌出。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她喃喃道,一下扑到妈妈怀里。

她被妈妈带上火车时,只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很久。

等许小格缓过神来,火车已经彻底驶离了Y市。她想起了自己的希源哥哥,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妈妈,这时候的妈妈只是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不说话。

许小格说出来,舒服多了。她想,既然小时候已经错过了一次,那么,把这次也当做华丽的错过吧,至少自己见了他一面,看到了他好好的样子。

许小格平淡如水的生活还会继续,希源也会继续过他自己的生活。也许,这两颗不同轨迹的星,本就不该奢望相遇……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联盟邮箱:

yilinwenxueshe@126.com

联盟QQ群:

235391645

咨询电话:

010-51908630-8844
  1342636179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1501室 综合部 意林中国知名中小学文学社联盟

邮编:100022

咨询电话:010-51908630-8844 18610074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