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那些年,青春里也有荒草

李婷婷

那些年代淹没在人海/曾经唱过的歌有几首留下来/我们站在汹涌的人海/曾经种下的花有多少还在开

——题  记

尹雨涵从教室匆匆走出,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离开,心情糟糕的她无精打采地走向天台一角,那是她——尹雨涵独自一人时呆着的地方。

一路上,脑子无时无刻不在萦绕着裴老师的那句话:“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你尹雨涵竟然拿了零分。”

是啊,自己真的有那么笨吗?一次数学测验的题,她竟一个都做不对。想到这儿,眼泪又涌入眼眶,泛滥成河。那份试题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她的书包里,像个定时炸弹,随时会将她炸得粉碎。

夕阳西沉,像个害羞的脸蛋,敷上了浓重的红。那红,显得如此苍凉悠远,仿佛在陪她一起孤单。尹雨涵静静地站在天台的一角,注视着整个校园。不远处,琴声悠扬,那么优美动听,尹雨涵这才觉察到周围有人的存在。她慌乱地擦脸,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事情总是不能像预料的那样顺利。她转身匆匆,刚要离去,却忘记身后不远有根栏杆,不偏不倚刚好撞上,疼痛难忍,眼泪又出来造反。这下,尹雨涵索性一屁股坐在了栏杆下,泪水淹没了脸颊,呈现堕落的姿态。琴声也停止了,站在面前的男生,高大,白净、英俊的脸上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男生递过一块手帕,轻轻坐在尹雨涵的身边,又继续他悠扬的琴声。听着听着,尹雨涵不哭了,琴声也停了下来。男孩浅笑道:“不哭了?我以为,你哭不停了,还想和你一起哭呢!”

“你哭什么?”尹雨涵不解。

“被你传染的呗!”男孩开玩笑地说道。

尹雨涵很感激男孩没问她为什么哭,而是安静地陪在她身边独奏,那种感觉好极了。

回到家,尹雨涵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间,掏出那张满是错的试卷,那不是一般的试卷,那是一张奥数题,每一个题目的表情是那么地狰狞,丑陋可怕。她不知道这些题目之后藏的答案到底是什么?苦想,自己真的笨得要死吗?

妈妈敲门,尹雨涵慌乱地将那张试题塞入书包。“为什么要锁门?”妈妈问道。“哦,在换衣服。”放下了那杯热牛奶,妈妈环顾一下周围便出去了。

那一夜,尹雨涵失眠了,她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如何再往下走。

第二天清晨,尹雨涵故意比平时起得晚,也没有搭公交,她决定步行去流浪,去沿途欣赏一下这个城市的风景。经过一个垃圾箱,她掏出那张试卷,把它撕得粉碎,直到看不出上面写的是尹雨涵的名字,她才离开。

走了两站路,绕了好远,最后竟然又出现在了校园的门口,看门的老爷爷说道:“迟到了很长时间啊。”

尹雨涵听了,很努力地笑了笑。偌大的校园里只有一个班在上体育课,她就走向了操场的一角,静静地坐在了看台上。

“你怎么没去上课?”是个男生的声音。回头,哦,是那个拉小提琴的男生。

“我请你吃冰激凌,给。”

尹雨涵不客气地接过来,咬了第一口,说:“世界上为什么要有数学这门课呢?”

咬了第二口,又说;“我将来一定要去流浪,想去哪儿去哪儿,多好!”

男生歪着头,说:“三毛啊,你一定是三毛转世。”

“切!”尹雨涵又继续啃着冰激凌,甜甜的,真好。

“我给你说吧,”男孩转过头,“我以前学习很不好,离家出走过,差点儿被开煤窑的抓了去,幸亏我机灵,从大卡车上翻了出来……”

“你骗人的吧?”尹雨涵一脸惊愕。“不信拉倒。”男孩答道。

“我奥数考了零蛋。”尹雨涵若无其事的对那个男孩说道。

这个比天还大的秘密压在尹雨涵的心里,这时却被尹雨涵很平静地告诉了一个于己不相干的人。他一定会认为她是个笨蛋吧?

他果然笑了,说:“哦,我知道你那天为什么哭了。就为这啊?你可真够笨的,想当年,我语文特别不好,拼音都不会,后来……”

“后来怎么了?”尹雨涵追问道。

“后来自己会了啊。”尹雨涵又“切”了一声。

“其实,在那次离家出走后,我就认识到其实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学习上的事不必太勉强,只要自己尽力就好了。”男孩说道。

此时,尹雨涵觉得心里敞亮多了,把心事和别人说了,什么事也就不是事了呢!

铃声响过,教学楼吐出了所有的学生,把他们都推到了操场上。尹雨涵和大男生从操场上转移了。

槐树叶哗哗地发出响声。

上课铃又响了,尹雨涵坐在教室里,她跟裴老师撒谎说去医院看奶奶了,其实尹雨涵的奶奶早在一年前就去世了。

就是从那时起,尹雨涵总是喜欢去操场上站一站。每当此时,思念就会涌来。奶奶会笑着劝她别那么要强,尽力就好了。她知道这世界上只有奶奶是最懂她的。

尹雨涵也没有再强迫自己去抠奥数题,再面对奥数题时,她也不恐惧慌张了,居然还做对了几道题。裴老师又向她投来了和善的目光。

尹雨涵还是喜欢到操场上站一站,只是再也没见到那个拉小提琴、给她买冰激凌的大男生了。

某天,无意间,尹雨涵得知了他所在的班级,便跑了去。可是结果让她失望了,她并没有搜寻到他的身影。

“哎,同学,你们班那个高大、嘴角有深深的酒窝、会拉小提琴的男生去哪儿了?’尹雨涵拉过一个同学便问道。

“哦,你是说裴老师的儿子楚牧啊,他在这儿实习完了,回清华了。”

尹雨涵记得裴老师说过她儿子的,他离家出走过,后来努力又考入了清华数学系。

尹雨涵静静地站着,她记得那个熟悉的场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哭过,而他对她说:“如果你想哭,就去跑步吧!让泪水化作汗水蒸发掉。”她也记得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他对她说:“你的人生只能是你自己把握,你是你‘人生之帆'的掌舵人,没有人能左右你的方向,除了你自己。”

是啊,谁的青春没有荒草,谁的青春没有荒唐?别因为那曾经的失足否定了自己,咬紧牙关,挺过去,你会收获别样的风景。

尹雨涵还是要到操场上欣赏一下四周的风景,但她再也没有觉得孤单了。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联盟邮箱:

yilinwenxueshe@126.com

联盟QQ群:

235391645

咨询电话:

010-51908630-8844
  1342636179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1501室 综合部 意林中国知名中小学文学社联盟

邮编:100022

咨询电话:010-51908630-8844 18610074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