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失去——亦是一种拥有

尹可心

失去——亦是一种拥有

   也许,对于一个出生在21世纪的孩子来说,失去,太过虚幻、飘渺。我们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也没有什么特别让人留恋的东西,所以说,对于我而言的失去,在一些大人眼里,只是轻飘飘的过眼云烟,只是一个想伪装文艺青年的熊孩子在无病呻吟。

   但不管如何,只是突然想用这篇文章来记录一下最近的生活。

   想到要写一写“失去”这个题目,大概和几天前的一个梦有关。

   

   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小时候父母忙工作,把自己扔在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家,几年也见不到父母一次,见到了也只有几天,几天过后又匆匆飞去外地,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

   这种事在没经历过的人听来也许是“孤独成长的小蘑菇”、“缺爱少年成长记”这种悲剧故事,但在我看来,童年那一段寄住在外公外婆家的记忆,是我有意识以来最美好的回忆。

   我母亲生下我时还很年轻,25出头的年纪,让她自己看上去也和孩子没多大区别,加上父亲远大的理想,他们在我几乎是刚能走路时就把我扔给了在南京的外公外婆。

   外公据说原来当过兵,但具体当了多少年我也不太清楚,后来被分到了一个什么冶金机械厂当干部,退休后也没什么别的兴趣爱好,就是喜欢在大院里和别的老头下下棋、去家边上的大学打打篮球、到附近的小公园转一转,在南京骑着自行车瞎逛。在我眼里,外公虽然严厉,但我从来也没怕过他,因为我知道外公虽然总板着脸,平时也不说什么话,但心里是极喜欢我的。

   外婆没什么特殊的经历,只是恰好毕业时赶上文革结束的第一年,不是上山下乡而是进了南京一家工厂。外婆总说自己很幸运,其实在我看来下乡和进工厂好像都不是什么好选择,我更喜欢像外公一样当兵。总之,外婆在工厂里干活直到退休。外婆没有外公有文化,情商也没有外公高,特别不喜欢出门。这一点和喜欢到处交朋友的外公很不像。在我记忆里,外婆似乎总是在做家务,小时候想找外婆玩,她却很少陪我,要不就是“我还有地板没擦、晚饭没做。”要不就是“我刚歇下来,让我先看会儿报纸。”再要不就是“你去找你阿公玩,我一会儿还要做饭。”所以我小时候更粘外公一些。

   我一直认为,外公外婆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他们好像只生活在家附近的一小块地方,对外界充耳不闻,家中除了一台收音机和电视,没有其他电子娱乐产品,更别提网络了(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网络)。而他们生活的那块地方,仿佛也像他们一样,从不因时间而改变。对面的布艺城好像从我出生就有了,苏果超市也一直都在那里,大院的铁门十几年都没变过,小时候和小伙伴一起晒太阳的破沙发还放在传达室前,住在大院里的人好像也几乎没变。时间在这里似乎停止了。

   在这里,你几乎看不出这是繁华的大都市南京,也不知道这是哪一年。如果你十年前来过这里,十年后再来,兴许还能找到当年你来过的痕迹,仿佛你走的不是十年而是一天。

   我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长大的,每天去幼儿园混一圈,回来和小伙伴在大院子里玩到饭点才回家,外公外婆也是极为宠我的,生活几乎没有一点波折。哦,对了要说那唯一的波折,应该就是每天被外公逼着在钢琴上坐满一个小时。

   关于弹钢琴,我还有一个痛苦的回忆:那天我又一次在钢琴上耍赖,不想弹,不知我说了什么外公忽然拿起钢琴上的戒尺说,你再不弹我打你了!我当时以为外公只是像以前那样吓唬我,自然没放在心上,犟道:“你打啊!”谁知外公真的一尺子打在我手上,当时我就懵了,愣是盯着外公看了半天,才“哇”的一声哭出来。据后来外公说,当时打完我他也懵了,结果看我一脸震惊的盯着他忽然又觉得很好玩。经常拿这件糗事说出来玩,不过后来他再也没打过我。

   外公外婆虽然都文化不高,但却把我培养的很好,在这里我真的要谢谢他们,让我受到了很好的启蒙教育。我从小就在学钢琴、舞蹈、画画,只要我想学的,他们都给我找了老师,加上外公那大公无私的教育方法,我这些课都没有像后来回到父母身边后学的那些一样半途而废,虽没学到样样精通,却也略懂一二,为后来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但快乐的童年生活也就这么三四年,在我六岁那年,妈妈又给我生了一个小弟弟,于是我那“无良”的父母终于停下了他们四处奔走的脚步,把我接了回去。

   就这样,我和外公外婆分开了,那段美好的童年记忆尘封在我心底。直到昨天那个梦——

   每年都有三四回,梦到外公外婆突然去世,在梦里难受的整个人都在颤抖,最终抽噎着惊醒。只有在那时我才又想起,我是多么怀念他们。

   这个梦,从我还住在外公外婆身边时就做过了,每年都要做那么几次,每次都是哭着醒来,久久不能平静。打电话给他们,听听他们的声音,知道他们身体越来越不好,却没有办法。我心里一直很清楚,有一天,他们都会离开我,我也经常会想到,到时候我要怎么办,会有什么样的心情,但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到现在还没真正遇到过离别,感受过失去,只能用一句话来安慰自己:

——失去,亦是一种拥有,不论何时失去,起码你也曾经拥有过,这,便足够了。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联盟邮箱:

yilinwenxueshe@126.com

联盟QQ群:

235391645

咨询电话:

010-51908630-8844
  1342636179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1501室 综合部 意林中国知名中小学文学社联盟

邮编:100022

咨询电话:010-51908630-8844 18610074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