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那个胖子的爱情

2021-4-6 11:03:00 来源:意林杂志》9期 作者:贰十三 点击:1255


1

如果说,每个故事里都一定要有一个胖子,那么刘麦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胖子。他是我高中时最好的损友,也是学校里最重的胖子。

刘麦从高一开始就喜欢张萱。追了两年,每天在放学路上围追堵截。张萱为了躲着刘麦,逃了两年,每天在放学路上丢盔弃甲。后来,两人在老师办公室划清界限,刘麦不能出现在张萱两米范围内。刘麦很伤心,此后一蹶不振;张萱很开心,此后考了年级第一。

刘麦真的没再靠近过张萱。一个垃圾桶的长度,成了他们最近的距离。每晚放学,刘麦都会蹬着自行车,在学校后头的胡同目送张萱回家。远远地,像是在演偶像剧。

有时候我劝刘麦,要不你减肥吧!马上毕业了,不然真的没机会了。刘麦说,这跟身材有什么关系,还不是看脸?

刘麦其实玩命减过肥,但是失败了,他越挫越勇了几次,终于不勇了,变得越来越怂。

2

胖子一般很粗枝大叶,但刘麦心很细。刘麦曾送给张萱很多礼物,多半都是他自己做的,但是张萱一件没收。其中有一个很小的泥塑,很逼真。课间操的时候,刘麦把张萱堵在教室里,我也在。

刘麦说,你看这像不像你?张萱眼都没抬。

刘麦说,你不收可以,你就看一眼好不好?张萱眼看地面。

刘麦蹲下把泥塑托着,我弄了一个星期。就一眼,一眼好不好?张萱眼看天花板了。

那个泥塑最后也没送出去,刘麦生气地把泥塑毁了。

张萱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女神级别的。要不是刘麦很壮硕,早就被情敌们打死了。

高考前一百天,大家都很刻苦。我们忙里偷闲在厕所闲侃,有天刘麦问我,磊子,你说如果我跟张萱考到同一所大学,我们有戏吗?我说有戏,张萱可能是不想早恋,我安慰刘麦。

刘麦说,磊子,如果张萱真看上我了,连我都替她冤。我说这都说不准,张萱可能没发现你的内在美,我还在安慰刘麦。

刘麦说,磊子,起码哥们的青春没荒废!哥们爱过,不遗憾!语气跟要就义了似的。我说,你小点声,把老师招来了就死了。那天刘麦用石头在厕所的墙上写了一句“我爱张萱”。后面加了三个叹号。一直留在那面墙上。

3

我其实很佩服刘麦。因为毕业前,他真的追到了张萱。就在连他自己都已经放弃的时候。

高考前 90 天,学校举办运动会。校长为了给高三学生减压,临时特许高三学生可以当观众。

每个人都很兴奋,从五楼的教室玩命地朝楼下狂奔。人流在二楼的楼梯拐角干涸,都堆在了一起,一片“咦咦啊啊”的救命声。我挤进去找刘麦,他拿着我刚买的相机,要去拍张萱。

没找到她,只发现一地的鞋跟血。运动会因为这次踩踏事件结束了,刘麦跟张萱却因为这次踩踏事件开始了。刘麦玩命地护住了张萱,真真儿的头破血流。

住了半个月医院,张萱毫发无伤,在班里哭了一通,又去刘麦的病床前哭。我也去哭,我的相机尸骨未寒。见刘麦拉着张萱的手说,别哭了别哭了,人没死!

我也过去拉着刘麦的手说,相机死了!相机死了!刘麦说,去!

刘麦真的跟张萱在一起了,背着全校所有人,只有我知道。

刘麦没钱赔我的相机,不害臊地告诉我以后他结婚随礼就免了。

我心疼,又心暖,心想,相机啊,你死得其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