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疯狂的事,也可以有美好的结局

2019-9-24 11:16:38 来源:意林杂志 作者:匿名 点击:1419


1

给一个陌生人写信,是我们高中时候做过的最疯狂的事,可是没想到,疯狂的事也可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高中那会儿,我的同桌孙小鹏,因为矮小、瘦弱、老实,常常受欺负。我们后桌有个个子高、身体壮的男生叫大松,就最喜欢在孙小鹏后背练化骨绵掌,孙小鹏后背常被拍得生疼,可是迫于大松的强悍,敢怒不敢言。

大松体格健壮,最大的梦想是当个军人。他有个当过兵的表哥,转业后在我们学校所在的片区派出所上班。有一次大松高大英武的表哥到我们学校来宣传普法知识,大松跟在他身后,一副趾高气扬的架势,之后在孙小鹏后背练掌更是肆无忌惮了。

终于有一天,孙小鹏对大松的欺负忍无可忍了。那个课间,当大松第六次将双手拍到孙小鹏背上的时候,他腾地一下站起来,转身对大松吼道:“拳头硬了不起呀,有个当过兵的表哥了不起呀!告诉你,我堂哥也在当兵,还是军校高才生,比你表哥厉害多了。”

“呵呵,证据呢?”大松不信。

“我可以做证。”我早就看不惯大松的嚣张气焰,于是帮孙小鹏做证,“我跟孙小鹏住一个小区,我知道他有个堂哥在军校”。

大松将信将疑,冲着孙小鹏说:“那你说,你哥叫什么?”

孙小鹏一不做二不休,说:“叫……孙大鹏。”他说完还煞有介事地从书包里取出一封信,“这是我写给我哥的信,放学就去寄。”

那天放学后,大松跟在他后面走向学校外面的邮筒,亲眼看着孙小鹏把那封写着“××军校孙大鹏收”的信投了进去。

因为大松特别崇拜军人,所以听说这事儿之后对孙小鹏的欺负收敛了一些。

我知道孙小鹏其实没有什么堂哥,那天他是被逼急了才编了这个谎。可是孙小鹏却对这个谎言认真起来,此后的每一周,他都会写一封信,在信封上郑重写上“××军校孙大鹏收”投出去。他当然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但是奇怪的是,信也没有被退回来过。

没人的时候,我劝他:“别写了,浪费笔墨。”

孙小鹏却很坚定,信依然每周都写,而且越写越长。

孙小鹏说,他每次写信的时候,都觉得特别幸福。

2

整整一学期,给并不存在的孙大鹏寄信,成为我和孙小鹏共同的乐事。后来发展到我也开始给孙大鹏写信,我在信里告诉“孙大鹏”,孙小鹏是如何期待有一个哥哥,如果世界上,真有一个“孙大鹏”该多好。我写的信,和孙小鹏的信一样,既没有收到回信,也没有被退回来。

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大松想起了这事儿,就问孙小鹏:“哎,我看你成天去寄信,怎么没见你收到过一封回信,你究竟有没有这样一个堂哥呀?”

“有,当然有。”孙小鹏辩解着,却有些底气不足。

“那你拿他的回信给我们看看呗。”大松说,“放心,我不看内容,只要看看信封和邮戳就可以了。”

那天我和孙小鹏又去寄信,我们在信里倾诉了我们的苦恼。“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一个孙大鹏,该有多好呀!”我们都在信中这样写道。

一周之后,孙小鹏意外地收到了一封信,落款是“××军校孙大鹏”,信封上真的有那个军校所在城市的邮戳。

我和孙小鹏都惊呆了,他打开信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那封信中写道:

小鹏,还有小鹏可爱的同桌,你们好!

不好意思,作为一个陌生人的我,拆了你们的信,而且后来一直在收你们的信。

我名字叫孙鹏,是军校的新生。小鹏的信寄来的时候,送信的人以为是给我的,就送了过来。拆开信,我才发现这信是小鹏写给幻想中的哥哥的。我想,信如果退回去,也许小鹏会失望吧,于是就一封一封地收了这些信。

后来,每周收信成为我的习惯和我心中的期待。

但作为一个陌生的拆信人,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复你们,所以一直都没有回信。

今天收到了你们的信,看到了你们的苦恼,我终于决定给你们写封回信。

小鹏,我想问你,愿意当我的弟弟吗?你说你想象中的哥哥高大威猛,是个硬汉形象,可是我还是个新兵,不够强悍,不够威武。

我附上了一张照片,不知道我的形象符不符合小鹏心中哥哥的形象。

我们拿出信中夹着的照片。照片上有个高个子的年轻人,白净的面庞,看上去比我们想象中的“孙大鹏”斯文很多,他微笑着,笑容略带羞涩,又非常温暖。

我问孙小鹏:“他符合你心目中哥哥的形象吗?”

孙小鹏使劲儿地点头。

我们给大松看信封上的落款和邮戳的时候,大松脸上微微有些诧异,后来看得出,他的眼神里也带了羡慕。

后来我们再写信的时候,把收信人的名字改成了“孙鹏”。

孙鹏经常给我们回信,讲述他在部队的生活,鼓励小鹏多锻炼,说没准哪天小鹏如愿成为军人,他们会在军校相逢。他还寄给我们他用子弹壳亲手做的小玩意儿,我们爱不释手。

高中毕业的时候,孙小鹏没有考上军校,大松也没有。他们在毕业分别时握手言和,相约以后都做个硬汉。

没有考取军校的孙小鹏并没有太失落,因为他有一个在军校的“哥哥”,这个哥哥会给他讲述军人的经历,让他看到了另一种人生。而那个哥哥,不再是一个陌生人,他们的缘分也会是天长地久的。

给一个陌生人写信,是我们高中时候做过的最疯狂的事,可是没想到,疯狂的事也可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