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招聘信息

樱花座女孩

2019-4-4 18:19:53 来源:《意林》2014年第20期 作者:花凉 点击:1044

 


作者:花凉 来源:《意林》


  晚自习时,坐在我旁边的室友忽然哭了。

  一直觉得她是冷静又理智的女孩,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哭。我低声询问她发生了什么。她把手机递给我,屏幕上是七个字——我们还是分手吧。

  是高中时便开始的恋爱,全心全意。只是那一年她高考失利,他去了远在东北的一流军校,她在家乡复读,心心念念的是他,然而最终还是不尽如人意,只勉勉强强进入一所二本师范院校。

  即便是相隔二十个小时的车距,她也未曾动摇过他们之间的感情,甚至在心里盘算着省下生活费圣诞节去看他,谁料未到圣诞,他便提出了分手。

  理由冠冕堂皇,他觉得她读了这样一所学校,以后只能回家乡那个小城市当个平凡的老师,而自己,他在短信里是这么说的:我以后肯定是不会回去的,我们的人生道路不一致。

  这种理由,和“我不爱你了”相比,说不上哪一种更让人无力。

  那场失恋伤筋动骨,她哭了接近一个星期,体重掉了整整八斤。

  但也只哭了那七天。

  第八天她从床上爬下来,去卫生间洗了个头,出来之后吹干头发,而后便沉默地收拾桌子上的资料课本,去了图书馆。那尚是大家都浑浑噩噩拼命玩耍的大一生涯,一场失恋,却让她一夜间从天真少女变成拼命三娘。

  除了每天起得极早泡图书馆之外,她好像并未受那场失恋打击太多,依旧爱说爱笑,好似那七天的步步荆棘,不过是一场幻觉。

  也并非一时打了鸡血,她坚持了三年。

  三年后面临毕业,她的综合成绩全年级第一,拿到了全省优秀毕业生的称号,大家还在为未来迷茫发愁时,她却要在中国银行的Offer和国内最好的外语学院研究生之间做出选择。

  有些人失恋之后活成了一个笑话,而有些人,则活成了一段传说。毕业聚餐那天,我又一次看到她的眼泪。宿舍的人一起喝酒,她醉得最厉害,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地哭,问我,我现在做到了,他能回到我身边吗?

  答案,其实不重要了吧。

  到现在,我和她还保持着联系,知道她正在准备雅思,明年出国。我有时也会同比我小的女孩讲讲她的故事,有人会好奇地问,她是什么星座?

  我想了想,应该是樱花座。

  樱花是一种很坚强的花。只要气温一到,樱花必然盛放。

  不得善终的单恋,步步荆棘的分手,血肉模糊的背叛,哪一个女孩的成长史,说起来没有几滴斑驳的血泪?

  愿每个女孩都活成樱花座,用最漫长的时间道别,在心底绝境中坚持,衣襟带花岁月风平,走在更好的路上。


刊登于《意林》2014年第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