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爱情,真的可以战胜恐惧吗

2019-1-23 17:32:43 来源:意林杂志 作者:咪蒙 点击:1539

-01-

  大齐生病了。因为长期熬夜工作,他疲劳过度,低烧不断,被勒令留院观察。

  一开始,大齐很不爽,心心念念着自己的奖金要泡汤。但是入院第二天,他就开始感谢这场病生得真是时候。多亏了它,他才能遇到豆沙。

  大齐住院那段时间,正好赶上了欧洲杯。大齐是AC米兰的铁杆粉,每天凌晨,他都偷偷从病房溜出来,跑到一楼大厅,跟输液的人一起看球赛。


  球队丢球了!大齐懊丧不已。球队赢了!大齐激动地跳起来。

  豆沙打量着大齐手中紧握的小队旗。大齐看着豆沙蓝白条纹的病号服。

  深夜,输液大厅里,两个AC米兰的铁杆粉丝病号,激动地拥抱在一起,庆祝着球队的胜利。

  -02-

  豆沙懒洋洋地坐在庭院的长椅上晒太阳。她也是医院的病人,住在住院部五楼。而大齐,住在六楼。

  他们只隔了一层钢筋水泥,但这五楼和六楼,是人间和地狱的差别。

  六楼,住的是得了感冒、肺炎之类的病人。五楼,住的是肿瘤患者。

  豆沙是肿瘤患者,恶性的。因为化疗,她没有头发,所以总是戴着帽子。她瘦得可怕,一米六五的身高,脸只剩巴掌大。

  大齐觉得豆沙特别逗,特别萌。慢慢地,两个人越来越熟悉。他们经常聚在一起看球赛,一起溜出去找吃的。

  大齐给豆沙讲自己工作的事,豆沙给大齐讲她癌症病房里的人和事。

  豆沙说,癌症病房里,最不缺的就是故事。

  一个肺癌患者,被预言只有三个月寿命,却坚强地活了四年;一个小姑娘,准备结婚了,却得了淋巴瘤,曾经山盟海誓的未婚夫,在确诊的第三天,就消失了。

  大齐说,小姑娘怪可怜的,应该很难过吧。

  豆沙笑着耸耸肩,问,你看我像很难过的样子吗?

  大齐一愣,反应了过来。

  大齐替豆沙打抱不平,说,那个畜生,要是我见到他,我帮你打他。

  豆沙说,算了,恐惧是会战胜爱情的。

  -03-

  大齐习惯性坐在庭院的长椅上,等豆沙。但那一天,豆沙没来。

  他坐在庭院的长椅上,等了三天、四天、五天……豆沙依旧没有出现。

  第八天,豆沙终于出现了。豆沙更瘦了,脸色更差了,但是笑容满面。她跟大齐解释,自己前几天病情有点反复,所以没办法来见他……

  她没有说完,就被大齐抱住了。大齐哽咽着说,我以为你死了。

  豆沙愣了一下,笑着说,我没这么容易死……

  大齐说,我喜欢你。

  豆沙愣住,不说话了。

  大齐说,你没出现的日子,我很害怕,我想了很久为什么,我想是因为我喜欢你。

  大齐紧张得语无伦次,豆沙突然打断他,说——我是癌症患者。

  大齐不说话了。

  在疾病的面前,外貌不是问题,家世也不是问题。在医院,三教九流聚在一起,穿上病号服,阶级重新划分。有些人是健康阶级,有些人是亚健康阶级,而有些人,是死亡阶级。

  大齐和豆沙面对面站着,却觉得两人之间像隔了一条大峡谷,他们分别在峡谷的两岸。他跟豆沙,是生跟死的问题。

  -04-

  豆沙开始躲着大齐。

  大齐失恋了,本来已经好起来的病,开始反复。最后,大齐晕倒了。

  大齐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他得的根本不是肠胃炎,而是……胃癌。

  如果自己也得了癌症,是不是,豆沙就愿意跟自己在一起了?

  大齐冲去五楼找豆沙。

  豆沙躺在病床上,看上去又瘦了。看到大齐,豆沙有点惊讶,又有点难堪,因为她刚做完治疗,整个人憔悴而狼狈。

  大齐看着有些窘迫的豆沙,把自己的诊断书递给了她。

  豆沙接过来,瞪着“肿瘤、恶性”两个词发愣。

  他笑着问豆沙,现在我们是一样的人了,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吗?

  豆沙哭了,说,你有什么好高兴的。

  大齐突然就不笑了,说,其实我有点怕。

  豆沙抱住大齐。

  大齐接着说,但是有你在,我就没这么怕了。

  -05-

  大齐也住进了五楼,住进了传说中的癌症病房。

  他见到了豆沙故事里的人,他也开始拥有自己的抗癌故事——年轻小伙为爱伤身,勇得胃癌,跟心上人终成眷属。

  豆沙和大齐在一起之后,半夜依旧一起看球,但一起吃饭变成了一起化疗。

  大齐也开始脱发,大齐也开始化疗,短短两个月,他瘦了三十斤。

  一天合照完,大齐问豆沙,你之前和那个渣男订的婚纱和酒席,不能退了是吗?

  豆沙点点头。

  大齐说,那要不我们结婚吧,别浪费了。

  豆沙有点迟疑。

  大齐把合照往豆沙面前一放,说,你看我们多般配。

  真般配,豆沙笑了。她点点头,说,好,我们结婚吧。

  大齐和豆沙领了结婚证,高高兴兴地摆了酒席。

  他们结婚那一天,癌症病房里所有能走路的患者都参加了。一群光头的人,坐在酒店大堂里,高兴地唱歌、喝酒、闹新娘……玩得比其他人都欢。那一天,没有哭泣,没有沮丧,也没有死亡的恐惧。他们开心地参加着朋友的婚礼,像正常人一样。

  -06-

  也许是因为看得见终点,所以他们从来不舍得把时间浪费在吵架上。他们越来越甜蜜,过得比99%的小夫妻都幸福。

  幸运的是,经过几次化疗,大齐的病情得到了控制。而豆沙,还等到了合适的骨髓,可以做移植。

  大齐问,要是我们都活下来了,干些什么好?

  豆沙想了想,说,找一套带花园的房子,种点花,养条狗,白天工作,晚上回家,跟你谈谈心,吵吵架。

  大齐说,真好,那我们都要活下来。

  豆沙开始做移植手术了。

  大齐开始东奔西走,他在郊区订了一套带花园的小房子,等豆沙手术结束,就搬进去。

  豆沙的手术结束了。大齐把房子退了。

  豆沙出现了强烈的排异反应,在坚持了二十二天之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本来想后死的豆沙,先离开了大齐。本来想先死的大齐,孤零零地留在了这个世界。

  -07-

  大齐退了房子后,一直住在医院。他最常做的,就是坐在长椅上发呆,想念豆沙。但他没有孤独太久,癌细胞在他体内炸开了花,他迅速衰弱,他再也没有力气下楼了。

  在豆沙离开自己的第五十六天,大齐也离开了。

  很多人覺得他们悲惨,但他们不这么认为。

  他们很爱很爱对方,他们恋爱,他们结婚,他们相伴着慢慢走向死亡。他们有一段幸福的人生,只不过比常人短了一点而已。除此之外,都很完美。

  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大齐笑着说,以前很怕死,但现在想着有人在等自己,就没这么怕了。

  豆沙曾经说过,恐惧会战胜爱情。

  那什么可以战胜恐惧呢?

  爱情可以吗?

  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