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这碗面,你付了多少钱

2018-12-27 11:21:32 来源:意林杂志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点击:2005

 

某一次开座谈会,有机会和领导们坐在一起讨论中国的医疗。

  一位领导对我抱怨中国医疗的服务太差,并给我举了一个切身例子。

  他带家人去某医院看病,要拍片子,到了拍片子的楼层他找不到路,就问登记室的一位姑娘。

  姑娘连头都没抬,一边忙一边伸手举起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门诊拍片请直行然后右转。

  这位领导非常生气,他说:我知道你们很忙,也知道每天有无数人来问路问得你口干舌燥,但是你这种头也不抬就举个牌子的做法,实在太不尊重人了。这种服务态度实在太差。虽然医院的医疗水平很好,诊疗效果也非常满意,但是这种服务让我非常不舒服。

  然后他问我:阿宝医生,你一直说中国医疗是全世界最优质最廉价最便利的,不知道你怎么评价这种头也不抬举个牌子就把患者打发了的医疗服务。

  我说:你吃过面吗?我和你讲两个吃面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我听一位大学教授讲的。

  这位教授有一次外出讲课,讲课的地点是一座五星级的高档饭店。课程安排非常紧张,中午没有时间休息,只能在讲课间隙吃碗面。

  他顺口问了一下那碗面的价格,答案是一碗面200元。注意,这是20世纪90年代的200元。那时候,大学教授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这个数。

  教授吃了两口,他叫来服务员,说:你们这面太咸了。

  大概20分钟后,服务人员推着一个桌子过来,上面放着另外一碗面,还有一堆瓶瓶罐罐。

  服务员说:非常抱歉我们的面做咸了,这是一碗给您新做的面,里面放了上一碗面一半的盐。如果您觉得太淡,可以用这些调料自己调一下。如果您还不满意,我们还可以给您再做碗新的。

  教授满意了。

  他解释说:我不是一个喜欢挑毛病的人,如果在大排档吃面,咸点我就忍了。但这是一碗200元的面,200元的面就得有200元的服务。

  第二个故事,是我看电影看来的。

  周星驰有部电影,叫做《食神》,在影片中,落魄的周星驰来到大排档,点了一碗杂碎面。

  周星驰一边吃一边抱怨:萝卜没挑过,筋太多,失败;猪皮煮得太烂,没咬头,失败;猪血又稀又烂的,一夹就散,失败中的失败。最惨的是猪大肠了,里面根本没洗干净,还有一坨屎,你有没有搞错?

  对此老板娘的回应是默默递给他一张纸:拿纸去擦擦吧。

  电影当然有夸张搞笑的成分,就算是大排档也不能在大肠里面真的留一坨屎。真有一坨屎的话,即使是大排档也绝不会给你张纸让你擦擦就得。

  但是,很明显,在大排档吃饭,无论是萝卜皮筋太多猪皮太烂还是猪血不结实,你都只能将就着。老板娘不会为此抱歉更不会给你换一碗。

  这就是五星酒店200元一碗的面,和夜市大排档2元一碗的面的区别。你嫌200元一碗的面做得咸要求重做,那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

  你嫌2元钱一碗的面萝卜筋太多猪皮太烂要求重做,你是矫情。

  好了,面的故事我讲完了,请您扪心自问:中国公立医院给您做的这碗面,是五星级酒店200元一碗的,还是大排档2元一碗的?

  如果你不清楚的话,可以参考以下数据:中国顶级的专家号一个几十块钱,一次抢救12块钱,一次心内注射6块钱,一次皮试5毛钱,一次注射1块钱。

  别和我扯什么免费医疗。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世上,从来不存在所谓的免费医疗。


  所谓的免费医疗,无非是国家为你买单,而国家的钱,其实还是纳税人的钱。

  所谓的免费医疗,其实就是一部分人把自己的劳动,无偿地让渡给另一部分人。

  任何医疗服务都是有成本的,离开成本去谈服务,那是耍流氓。

  曾经,中国的某个城市,护理系统领导脑袋发热,要全面提高护理服务水平,要求护士负责给患者洗头洗脚剪指甲。

  这样会增加多少工作量?他们没考虑。护理人员够不够?他们没考虑。需要增加多少护理人员才能平衡增加的工作量?他们没考虑。增加这些护理人员需要投入多少资金?他们没考虑。

  他们只是自信满满地说:我们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不到几个月时间,全市护理人员怨声载道,并出现大量离职。最终在基层的强烈反对下,这个“可以做得更好”的政策不了了之。

  中国目前医保和新农合的覆盖率,已经达到95%,远远超过美国水平。请问,以中国现在的国力,我们公立医院的服务,应该做成五星级酒店,还是做成夜市大排档?

  在国民医疗保障方面,全世界的原则都是:低水平,广覆盖。这种国民的基本保障,只能做成大排档,而不能做成五星级酒店。否则,没有哪个国家担负得起。

  中国公立医院,应该为谁服务?为有钱人和权贵?还是为穷人和平民百姓?

  每年夏天,郑大一附院的停车场,晚上都有大量的患者和家属露宿,他们,连几十块钱一晚的旅店都舍不得住。

  这些晚上睡在停车场上的老百姓,他們需要的是200元一碗的面,还是2元一碗的大排档?

  这些贫穷的患者,他们会介意住院环境拥挤吗?他们会介意医生五分钟处理一个病人吗?他们会介意问路的时候服务人员头也不抬举一下牌子吗?

  对他们来说,最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过硬的医疗水平,和低廉的价格。而这,正是中国医疗正在提供给他们的东西。

  中国的公立医院,如果要做成五星级酒店,那就注定只能为极少数权贵和有钱人服务。

  我国最伟大之处,恰恰在于,他把中国的医疗,从只有权贵富人能消费得起的五星级酒店,给改造成了绝大部分普通老百姓都消费得起的大排档。乡镇医院是大排档,县医院是大排档,三甲医院是大排档,北大协和同样是大排档。

  在大排档里吃饭,对中国已经数量不小的高收入阶层来说,是一种非常糟糕的体验。与那些晚上睡停车场的患者不同,他们住惯了五星级酒店,受不了大排档的拥挤和吵闹。

  这些人,不应该去公立医院,而应该去高档私立医院,而且,高端的商业医保也涵盖这些医院的服务。

  他们去了高端私立医院,既可以获得优质服务,又可以给普通患者腾出资源,让国家可以给普通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报销更多的药物和治疗。

  但是他们偏偏不肯去。

  不肯去也就罢了,他们还天天指责大排档竟然没有五星级酒店的服务水平。

  更麻烦的是,与睡在停车场的群众相比,这些人掌控着话语权,甚至决定着中国医改的方向。

  有人言之凿凿地说:美国梅奥诊所医生每天只看几个病人,每个病人看至少半个小时,是因为医生没有经济指标。中国医生之所以五分钟看一个,是为了薄利多销,是为了追逐利润,是见利忘义不尊重患者。

  瞎扯!

  如果真的为了逐利,北大协和最好的选择绝不是薄利多销,而是和梅奥一样,减少供应,加剧短缺,拉高价格,将服务目标定位高端客户。所谓“薄利多销”,其实就是以低廉的价格让中国普通人有机会获得顶级医疗服务,这恰恰是对患者,尤其是低收入患者最大的爱护和尊重。

  好了,说这么多,咱们回过头来。

  我认为,那个一边低头工作一边举牌子回答问题的姑娘,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当然,医院如果有条件,最好改善一下硬件措施,比如设置更多的指示牌和路标等。

  服务的改进永远没有尽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但是,每一个“更好”都是要花钱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