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你的腰杆里藏着你的爱情

2017-12-20 11:59:52 来源:意林微信 作者:意哥 点击:1090

 

 

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一朵花来。

 

此句化自张爱玲送给胡兰成的小语,原句是:“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这本是张爱玲的爱情观,流传至今,成了许多人的爱情观。

 

我喜欢你,便要卑微到尘埃里,无休止地对你好,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的真心,然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不一定吧。

 

大部分人都有卑微到尘埃里的单恋,但未必每段都是《初恋那件小事》里的小水,有那样好的运气,那个人同时也在喜欢你。

否则,怎么会有住在林徽因隔壁的金岳霖先生呢?可林徽因,是梁思成的妻。

 

曾看过一个故事,一个士兵爱上一个公主,公主告诉他,如果他愿意连续100个晚上守在她的阳台下,就接受他。于是士兵照做了,他等了一天,两天,三天……但却在第99天的时候离开了。士兵用99天证明爱,用最后的一天证明尊严。

 

这尊严,是挺直的腰杆,在此之前,士兵是跪着爱公主的。

 

如果你曾看过《最好的我们》就会知道,路星河爱耿耿就是这样一种“弯着腰杆”的爱,他深情执着,屡次告白被拒还是默默守在耿耿身边,甚至在余淮消失后,他还能说出“好,我陪你一起找”之类的话。

 

按照常理,这样的深情不应当被辜负,否则就是“作”,他们应当happy ending,但结局却是——路星河等了耿耿十几年,不及余淮一句我来晚了。

 

路星河的卑微化作观者心尖儿上的叹息,卑微换不来爱情。

 

读书时,班上有一个同学,名字早已不记得了,可是形象还是很鲜明。

 

他成绩不出众,长相可以用“月球表面”来形容,个子也不是很高的样子,但却能追到小仙女一样的女朋友。

 

小仙女也是同班,男生向小仙女告白之后,并没有采用传统的“深情”套路,动之以情要打动她,他低头刷题、背书,和往常无异。

 

若不是告白小仙女,恐怕他不会有这么高的关注度,那时候追小仙女的还有很多人,有的男孩子眉清目秀亦或成绩颇佳。所以当小仙女给出答案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怎么是他?

对,就是他。

 

小仙女说,你有没有注意到,他走路的样子很帅,腰背直挺,在一众男生里感觉特别伟岸!

 

古人靠才华得美人,秋水靠背诗迷小红,男生靠笔直的腰杆赢爱情。

 

你呢?

 

突然想起古代也有一个腰背直挺的男人:左思。

 

你可能没有听过左思,但一定听过这个成语——洛阳纸贵。左思所作《三都赋》才贯西晋,引人争相抄阅,一时洛阳纸贵。但左思本人在历史书卷里是这样记载的:“左太冲绝丑。”

 

绝丑是什么概念?不是一般的丑。

 

但颜值奇低的左思做了一件让人乍舌的事情——学美男子潘安游街。

 

潘安可谓当今胡歌,走在洛阳街上,姐姐粉女友粉阿姨粉都夹道欢迎,还时不时丢水果到身后的车子里,希望idol努力加餐饭,不要饿坏。左思就是宋小宝了,学胡歌游街,却游来满身口水和观众朋友的diss:你看你这损色儿!

 

撇开刷存在感的效果不说,单说勇气,左思可谓非常勇敢了,他挺直腰杆向众生喊话——I want you!

 

这不折腰不卑微的勇气帅不帅!

想起来卖栗子的大叔,又是一绝。

 

但凡做生意的,都是笑迎四方客。唯恐哪里照顾得不周到,影响到顾客的消费体验,进而损失一批又一批的毛爷爷,但这个栗子大叔不是。

 

我惯去街边的干果摊买干果, 但人总是会想要换换口味的。

 

那天我径直走过常买的那家,跑去超市门口,栗子大叔家的栗子个儿大,看起来就觉得好吃。

 

“叔,这怎么卖?”

 

我眯起满是星星的眼睛,盯着个儿大的栗子眨也不眨。

 

“二十”。大叔回答的干脆利落。

 

“那给我称十块的吧!”我惯是买十块的,以为大叔这里也可以。

 

大叔说,不行,我抬头看大叔的时候,大叔眼里已经有了些许鄙夷。

 

才称十块?不做!

“要买就是一袋。”

 

大叔指了指堆在货架子上的小袋子,“二十。”

 

哦……我点点头。

 

“是热的吧?”

 

“不是”。

 

大叔说这话的时候,给我一种所有栗子都是凉的错觉,简直理直气壮。

 

我……

 

都到这份儿上了,买吧。

 

提起一袋子付钱,和大叔要开栗子的小玩意儿。大叔腰板挺得特直,用皇城跟下京腔十足的语气回我——没有。

 

嚯,这语气,这不卑不亢,很京城,很666……不卑不亢的栗子大叔可以说非常帅了。

 

还有一个闺蜜,自见她时就给人一种女王范儿的感觉。

 

后来熟识和她聊起这个的时候,她说:“我本身是非常自卑的,但是为了不自卑,我会把腰杆挺得很直。”

 

弯腰看三楼,直腰看十楼。

 

三楼和十楼的风景,是很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