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同辈压力

2017-12-4 14:23:25 来源:《意林》2017年第12期 作者:陆小鹿 点击:815

        

         作者:陆小鹿 来源:《意林》

 

        同辈压力是指同辈人互相比较中产生的心理压力,一个同辈人团体对个人施加影响,会促使个人改变其态度、价值观或行为使其遵守团体准则。

  在英文里有一个词组叫作“Peer Pressure”,翻译成中文是“同辈压力”,意思是说人通常喜欢和同辈人做比较,在比较中产生一种强烈的心理压力。比方说,你不会去和比尔·盖茨比财富,他赚得再多,你心里也不会起一丝涟漪,因为你知道你们根本不是同一个段位的。但假如比尔·盖茨是你的同学,你,一定会感到Peer Pressure。

  拿我来说,当我看到文友毛小果在微信里晒她的书单,什么《顾随诗词讲记》《孔子随喜》《蛤蟆的油》《竹久梦二童画童话》《枕草子》……我一下子就慌了。因为我连顾随、竹久梦二是谁都不知道,而毛小果不但知道,還看了他们的书,我觉得自己一下子被毛小果甩开了十条街。

  这种心慌让我的克制力消失殆尽,我应对的举措是,赶紧冲动地去当当网依照毛小果的书单去下了书单,等到把顾随、竹久梦二的书都买回了家,哪怕我没有时间去翻开一页,但看着这些书躺满我的书橱,我仿佛觉得压力小了那么一点点。

  我从来不和莫言、余华、王安忆比,但我在乎曾经和我站在文字同一起跑线上的毛小果,我害怕她在往前奔,而我掉队了。我一次又一次冲动地跟着她下书单,尽管每到年底,望着挤满书的书橱,我无数次发誓来年一定不要轻易跟风,但我永远自食其言。

  我喜欢高圆圆的颜值,也喜欢章子怡的颜值,我看着她们女神范颜值爆表的照片,欣赏却不妒忌。可当我看到同学乔小羊晒出的自拍照,我不淡定了。我年轻时不比乔小羊丑,可现在呢,乔小羊的皱纹比我的少。乔小羊没有黑眼圈和胖眼袋。乔小羊看着至少要比我小五岁。

  后来,当我看到乔小羊晒了一组护肤品后,我又冲动了,我赶紧偷偷地买了同款护肤品回来,每晚敷面膜,贴眼膜。每当想懈怠偷懒时,我的眼前就自动浮现出乔小羊美若女神的脸。于是我又心慌不已,我担心不注重保养的自己再过五年会和乔小羊拉开更大的差距。

  朱小文是我的同事,业余时间喜欢摄影。我曾经立志要做写手圈里最会摄影的,或者摄影圈里最会写字的,所以,我常关注朱小文晒出的摄影图片。当然,在切磋技术之余,我更关注的是朱小文又买了什么新镜头。我深刻地知道一幅摄影作品的好坏同设备的好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个月,我看朱小文晒出了新买的德国蔡司全画幅广角定焦镜头,立马觉得自己又落伍了。我明知故问地问朱小文:“你买那么多镜头做啥啊?”朱小文回复说:“买了去非洲观鸟玩啊。”我于是心里又痒了起来,冲动地下单买了蔡司,哪怕支出已经超过我的预算范围。

  是的,我从来不会去和张艺谋、顾长卫比,但我不能容忍和我差不多水平的朱小文凭借一个好设备就凌驾于我。然而,当月底收到信用卡账单后,我才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冲动攀比带来的恶果是我永远入不敷出。

  我把自己累成了一条狗。我的生活失去了从容、优雅和平静,取而代之的是焦躁、纠结和恐慌。

  后来,我读到一句话:“当外在压力增加时,就应增强内在的力量。”我想,是时候要努力增强内在自我克制力了,把冲动这个魔鬼驱除干净,从而获得精神上的某种平衡。人生不是一场赛跑,它还有河水、青山、飞鸟、云霞和花朵。

  (张朝元摘自《莫愁》刊登于《意林》2017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