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你的冷漠,暗藏暖意

2017-10-12 10:45:23 来源:《意林》 作者:刘同 点击:663

 

作者:刘同 来源:《意林》

 

       刚参加工作时,我仍在大学附近租房子住。我住的小区有几家临街小饭馆,我选了老蔡的饭馆做长期食堂。在老蔡的饭馆包月,每餐一个炒荤菜3块钱,一荤一素5块钱。

  老蔡热情憨厚,他的女儿小蔡聪明伶俐,相比之下小蔡妈妈略微吝啬。老蔡每次炒菜时,总有学生站在旁边喊:“老板,多放点儿肉。”每次有人这么说,老蔡就尴尬地一笑,顺手多抓一把肉放进去。

  这时,小蔡妈妈就会很生气地冲过来,对老蔡说:“一个菜才3块钱,又要肉又要油又是免费米饭,我们还要不要做生意了?”老蔡辩解道:“好啦,以后我们的女儿如果在外地上学,有老板这么对她,我们也放心对不对?”

  常有同学不能按时交餐费,他们总偷偷跟老蔡求情,老蔡也会勉强答应。但自从被小蔡妈妈发现之后,她就气哼哼地在店门口的黑板上写了一行字:本店小本经营,恕不赊账!

  之后,赊账的人果然少了。我跟老蔡说:“老板娘真是厉害,把问题放在面上解决,你看,果然没人赊账了吧。”老蔡呵呵一笑,说:“她就是会做生意。”

  有一次,连着几天,有两个男生总要打包一些剩菜,然后再装一大盒免费米饭,被小蔡妈妈撞见了,问怎么要打包那么多米饭,两个男同学很没底气地说,晚上当夜宵吃。小蔡妈妈脸一横,说:“你们已经连着一个星期都打包剩菜带米饭回去了,我只是假装看不见而已。”

  男同学脸红了,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小蔡妈妈也一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问:“以前和你们一起吃饭的小赵呢?你们每天打包剩菜回去,是不是给小赵吃?”

  两个男生对视一下,道出实情:“小赵爸爸打工摔伤了,家里寄不出生活费了,所以我们就商量出这个办法,对不起。”小蔡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让小赵明天来,告诉他可以赊账,别吃剩菜。”“谢谢小蔡妈妈,谢谢老蔡。”男生的声音因为感激而有些颤抖。

  第二天,我再去吃晚饭的时候,看见两位男同学已经变成三位,估计有一位就是昨天说的小赵同学。黑板上依然大大地写着“本店小本经营,恕不赊账”,然而在右下角的位置多了一行小小的字,“如有问题,可找老板娘”。

  不知怎的,我笑了起来,感到心里暖暖的。

  等到隔壁桌男孩要走的时候,小蔡妈妈对小赵说:“小赵,你明天把你的学生证给我复印一下,这样的话,大家都放心。”

  小赵本来如释重负的脸瞬间尴尬起来,红着脸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好的好的,应该的应该的,谢谢老板娘。”

  听到这句话,我很难描述当时的心情。我想,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不爽,是那种面对心不甘情不愿但又必须接受的事情时的一种情绪吧。对于这件事我不爽了一小段时间,但后来想通了,也理解了。

  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我决定辞职考研。工资取出来交了房租、买了书后,我也面临着交餐费的问题。我想了很久,决定去找小蔡妈妈赊账。为了让她放心,我准备了身份证、以前的工作证,甚至还带着自己发表的文章,以证明不久之后我就会有稿费。

  我找到小蔡妈妈,还没说出长篇大论的腹稿,她立刻就说身份证复印件留下就好,其他都不必了。

  考研那段时间吃饭,小蔡总是隔三岔五给我端一小碗西红柿鸡蛋汤或紫菜蛋花汤或丝瓜肉末汤。我说自己没点这个汤,小蔡说:“别人点了,水放多了,一个大碗装不了,多出来的就给你了。”

  现在想起这些细节,依然觉得很感动,可那时我只是很木讷地“哦”了一声,权当自己明白了。缺乏自信的我,总不能很充分、很及時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离公布分数线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一天,同学来找我吃饭,总共三个人,我点了四个菜。四个菜上齐之后,又多了一大碗猪脚汤和一条红烧鱼。这两个菜是大菜,我从来都不会点的。我着急地问小蔡妈妈:“是不是上错了,我没点啊,吃错了可赔不起。”

  小蔡妈妈说:“吃吧,这一天每个人都会加菜,你朋友来了,就又给你多加了一个。”

  “为什么?”我没懂小蔡妈妈话里的意思。

  “今天27号,不是你生日吗?这里过生日的人当天都会加菜的,不只给你加,快吃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话刚问出口,我就想了起来,小蔡妈妈那儿有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可身份证复印件不是为了避免我们拖欠餐费吗?谁能想到,小蔡妈妈会把每个人的生日都标记下来。

  我叫了几瓶啤酒,喝了几杯,有点儿晕,我去敬小蔡妈妈,谢谢她。我举着酒杯告诉她一开始我特别讨厌她,觉得她没人情味,后来看见她同意小赵赊账,觉得她还不错。

  小蔡妈妈听完之后,佯装生气,让我罚酒,等我喝完,她看着我和同学说:“没钱留身份证有什么用?收着你们的身份证复印件就是觉得你们一个个挺需要人照顾的,一般能把身份证复印件放在我这儿的人,都是老实孩子。”

  “哈哈哈,老板娘说我是老实孩子。”我笑着对同学说,其中一个女同学眼眶都红了,我的眼眶也瞬间红了。

  一个你以为是陌生的人,却突然用长辈的语气来评价你,再回想起这些年,他们对我的照顾,似乎早就有了家人般的感受。

  之后,我去了北京。工作第三年,我特意回去看老蔡一家,却发现老蔡的饭馆已经不见了。听邻居说,老蔡的饭馆几乎每个月都赔钱。后来老板和老板娘商量,等当时第一拨包月的孩子大学毕业就收摊。

  也许每个人都有一段被自己标注为灰色的日子,在那样的日子里,一点小小的关心都会暖上一整天,一些小小的善意也会让你对未来充满希望。我很感激老蔡一家人,我也常常想起“放水太多,所以才给你”的一碗西红柿鸡蛋汤。这样善意的谎言,让我们带着感恩前进,也让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学着老蔡的样子,把这份雪中送炭的温暖,送给更多的人。

 

  (聂勇摘自《向着光亮那方》中信出版社  刊登于《意林》2017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