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每日微信摘要

从暗恋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了漫长的失恋

2016-6-20 11:10:17 来源:意林微信 作者:曲无闻 点击:4640

  2008年的中秋节是9月14日,军训休假一天,在宿舍里,女生们闲聊总会聊到班里的男生,有一个叫“江辰”的名字反复被提及,我很反感。

  她们一脸花痴样,每个人都表现出中意或好感,我不以为然,心想肯定是个徒有其表、言过其实的家伙,能有什么好。

  我好奇地问:“那些男生都很普通,江辰是哪一个?”

  小桃笑我孤陋寡闻:“就是迎新晚会上和学姐一起当主持的那个。”

  我使劲想了想,大概能想起一个个子不算矮、戴着眼镜的男生,具体模样还是不清楚。

  一个月的军训终于在大家的哀叹声中结束,正式上课后,男生们并不积极,总是晚来早走,而且从不坐前排。

  一节思修课上,老师已经点完名,几个男生才气喘吁吁往教室赶,因为后排没有座位被迫走到前排。小桃碰了一下我的胳膊,小声告诉我:“这个就是江辰。”

  我将目光转移到他身上,1米8的个头,戴着眼镜,虽然称不上长得俊俏,斯文里却带点阳光,在本来男生就少的文科生群体里,的确让我眼前一亮。

  可我对江辰还是没有任何好感,特别是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他和不同女生的故事。虽说是同班同学,我们却只是见面了偶尔打招呼,始终不愿有更多的交流。

  02

  那时候的我,微胖、短发,像个男孩子,是放在文科生群体里瞬间淹没的女生。

  后来我加入学校编辑部,成为校刊的一名编辑,贴上“能背善读会写”的标签,时常和班长张扬、同宿舍的小桃在班上组织各种活动,不再默默无闻。

  和江辰能产生交集,是因为系里筹办新年晚会,班上需要排演一个小话剧,他演男一号,我演女一号,小桃和张扬演配角。

  因为排练,我们四个人时常凑在一起聊天。慢慢地,我对江辰的印象稍有好转,也看到他的一些优点,比如爱音乐、懂电影、好运动,做起事来专注,不死板有幽默感,照顾人体贴周到。

  话剧表演获得好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三个人,一直都是叫我在剧中的角色名字“小丫”。

  尽管我对江辰已经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还是时常对他当面贬损,然后悄悄在背地里收集他身上别人可能不太注意的闪光点,越来越觉得他特别。

  03

  从陌生到成为朋友,我们最多只是见面时打个招呼,我开始减肥留长发,他继续在女生的簇拥中优秀。

  不过只要江辰有事需要帮忙,我就会在关键时刻出现。我时常在电影选修课上帮他占座,把自行车借给他,帮他整理期末考试的笔记,把发传单挣来的钱拿给他去看望异地的女朋友。

  后来,从不看世界杯的我开始留意德国队,喜欢孙燕姿的我每晚都在听许巍的歌,能把有关美国“枪花乐队”的资料背熟,提到耳机会先想到德国的品牌“森海塞尔”……

  我看着江辰更换女朋友,看着一些伴读的女孩陪他在图书馆里进进出出,也看着他一个人吃面无比孤独。

  在与江辰忽远忽近的距离中,我不知道何时动了心,为了还能继续做朋友,我不敢向他表白,更不想因为表白和其他女生一样成为他决绝的炮灰和他心中的负累,变得难堪和尴尬。

  我隐忍着控制着,小心翼翼维系我们的关系,却无法不在内心真实感情的驱动下付出、快乐、矛盾、猜测、伤心,拿不起,也放不下。

  我对他的感情,就像一朵最为幽僻的马蹄莲,虽生于无人知晓的角落,却一样有不可更改的花期,可再柔暖的绽放与再无意的凋零,都仅仅只能是一朵花开的时间。

  04

  期末考前的聚餐,江辰姗姗来迟,没有吃任何东西就开始喝酒,白酒啤酒混着喝,各桌来回敬酒,后来跑到卫生间闹,谁叫都不理。张扬本来可以帮忙,可他之前为我挡酒,已经倒下了。待我冲进去把江辰架出来的时候,他说着我听不清的胡话,瘫倒在桌上,脸色苍白。

  当时的他毫无意识,也失去行动能力,得完全靠我架着才能勉强站立,他1米8的个头,146斤的重量全部落在我身上。

  大冬天在寒风中站着实在太冷,我想打车,可师傅看到醉得不省人事的江辰,不肯让我们上去,我只好使出浑身力气架着瘫软无力的他,四处找诊所。

  学校附近的诊所不肯收江辰,说酒精中毒可大可小,需要上医院,到了医院挂完急诊,好在他的问题不大。挂上水之后,大概是舒服了些,他不一会儿就停止胡言乱语,睡着了。

  我看着沉沉入睡的江辰,一想到自己有多么喜欢他,他就有多么喜欢另一人,伤心之余,又心疼起他来,忍不住亲了亲他的额头。

  等到江辰醒来,我蹲在床边,他看向我,眼神平静而有神采。

  他说:“你怎么不坐,干吗蹲着?多累呀。”

  我说:“我不累。你还能想起你昨晚没出息的样子吗?”

  他笑了,摸了摸我的头。

  我说:“你的手没事吧,昨天挂水,手都肿了。”

  他煞有介事举起手看了看,说:“没事,我也看看你的。”

  我攥着拳头伸出手背,他轻轻摸了一下。

  那是我见过的最真实可爱的江辰,不设防,没伪装,豪气干云,任性纵情,那样的他,真的很难见到。

  05

  对于我,他总是忽冷忽热,时远时近,想起的时候就联络,想不起的时候就不联络,在一起像朋友,分开的下一秒就变成陌生人。我不主动找他,他就不会理我,仿佛每次都需要重新认识一样。

  2012年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个6月,我约江辰出来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他坐在我对面,搅拌着咖啡,没说一句话。我左右迂回也进入不了主题,只是想着以后可能再也不能这样和他坐在一起,要永远成为陌生人,心就扎着痛。

  06

  2015年5月,我和张扬去北京,在青年旅社和其他旅客闲聊,得知许巍要在北京开演唱会,知道我喜欢许巍,张扬问我要不要同去,可以到现场买黄牛票。

  我说我喜欢许巍还没到那个程度,不去了。

  我突然又想起江辰,想起他因为喜欢许巍而闪闪发光的样子,突然就想联系他。

  我从小桃那里辗转找到江辰的联系方式,给他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发完短信,我刹那间就心境开阔了,并不期待他能回复,就像我爱着他的那些年,不需要他的回应。对于他,我终于可以做到随心所欲,不逃避,不顾及,也不再期待。

  在离开北京的动车上,我躺在张扬的怀里睡得很踏实,醒来的时候张扬提醒我有短信。

  我划开屏幕,说:“是江辰。”

  只见张扬满眼温柔:“看吧。”

  江辰在短信里说,要是他在,一定会去听演唱会,为此,他特意听了两首许巍的歌。看着短信,仿佛又看到当年的他,我没有删掉那个号码,也没有存起来。

  虽然无法证实,但我觉得在那些年的某一时刻,江辰也曾对我动心过。

  07

  张扬向我求婚的那天,翻出一个小本子,上面抄了好多当时我发的短信。那些短信大多都是工作上的交流,而且比较简短。

  张扬把超过5个字的短信,都记在那个本子上,他说那是他留下的关于我的,唯一具体详细的纪念品,其余的时间,他都是注视着我注视江辰的背影。

  我想,大部分普通人的爱情,不过是我左手生鲜龙虾,你右手茉莉清茶,我在树阴影下,望着你在高楼上琴房通明想念他。

  拿出像卷轴一样的毕业照,我试图在台灯下找找我们几年前的样子,照片中,我的目光朝向江辰,却发现张扬也看着我。

  后来,我才知道张扬一直留着一瓶冰红茶,七年未曾拧开过。他说那是2008年11月16日排练,我随手递给他的。

  原题:暗恋一个人七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本文已获得授权。作者简介:衷曲无闻,简书签约作者,已出版《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微信公众号“衷曲无闻”,ID:zhongquwu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