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少年版 > 2016年4月 总第08期 > 校园同萌会

变形记

文 九穗

一天早晨,葛里从不安的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葛里被现在的自己吓坏了。他望着坚硬得像铁甲一般的甲壳,还有那六条细得可怜的腿,一阵迷茫。

今天,注定是一个灰色的日子。因为今天要公布期中检测的成绩。想想成绩单上那一路的红灯,想想老师责怪的眼神、同学们的嘲笑,还有,成绩单拿回家时,爸爸的咆哮和妈妈的眼泪……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被“砰”地推开了,妈妈大步走了进来。葛里以为,妈妈见到他的那一刻会惊恐地尖叫,但妈妈根本没有看出来。他慢吞吞地走出了卧室,爸爸的目光像把小刀子戳着葛里,但他也根本没有发现甲虫的事儿。葛里抓起书包朝门外跑去,等在台阶上的妹妹看见他的第一眼,便尖叫起来:“你这是怎么了?是要去参加化装舞会吗?还是要去参加星际大战?”

“我早上醒来就变成这样子了!”葛里忧伤起来。“天哪!”妹妹很惊讶又很心疼,不知道如何安慰葛里。

校车上没有人注意到葛里,在校园里也没有。上课铃声响了,葛里多么希望看到老师惊讶的目光,可老师并没有惊讶,而是一脸愠怒。意料之中,葛里门门功课都不及格,同学们哄笑了起来。回到家,爸爸将葛里的成绩单扔到了地上,大发雷霆。妈妈哭着坐在沙发上,将葛里的成绩单看了一遍又一遍,泪珠一颗一颗地全都落进了葛里的心里,那眼泪像石头。

冬日傍晚的阳光斜斜地照进窗来,落在地板上。葛里趴在地板上,有些绝望,“啪嗒”一声,一大颗泪水落到了地板上散落的试卷和课本上。他想,他也许可以撞开窗户,从窗户里爬出去,然后从这个家里消失。

就在他试图从屋顶打开窗的那一刻,门被“哗啦”一下推开了。爸爸、妈妈还有妹妹一下子都挤了进来。“哦!天哪!”爸爸妈妈同时惊叫起来,“一只大甲虫!”

“你快下来吧!别摔着!”镇定下来的爸爸声音里充满了温情。“你们会讨厌我的!”葛里哭着说。“不!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我们始终都会爱你!”爸爸、妈妈还有妹妹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葛里慢慢地爬下了屋顶,他刚一着地,一家人便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也许哥哥只是心理压力太大了。”妹妹说,“我们是来帮你补习功课的!爸爸反省了自己,他不应该那样粗暴地对待你!”

“爸爸!”葛里停止了哭泣。

第二天早晨,葛里睁开眼睛的时候,惊奇地发现,自己又变回了以前的模样。一缕阳光恰巧照在了他的额头上,让那里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