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图解作文 > 2016年4月 总第04期 > 人·我的社交圈

我的“非主流”外婆

文 郑馨媛

小女子有个超能外婆,她有贾母般大姐大的地位,有凤辣子般亭亭玉立的气质,更有林黛玉《葬花吟》般悲凉哀婉的笔锋。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与“非主流”三字相得益彰,那就听我与你慢慢道来。

外婆的头发不像普通花甲之人,她有时把头发梳成像柳条丝般黝黑细滑,然后绾成一个丸子头,看起来既有精神,又有个性;有时,她会去理发店把头发染成棕黄色,烫成方便面似的卷发,那可爱的小卷卷像一个个浪花,从外婆头顶上垂落下来;还有时,外婆干脆披着用了“一梳黑”后油光可鉴的秀发,戴顶狐毛的毡帽,这样就霸气之中不失少女般青春的气息了。当然在穿着与面部上外婆也别有一番用心,她不像大多数老年人将许多外套、棉袄和毛衣一件件叠穿起来,显得臃肿。她从来都有自己的风格,就算不穿貂皮大衣,也能看上去光鲜靓丽。

每天早上出门前,她都要到镜子前,左瞧瞧,右看看,再抹点护肤品,把自己打扮得美若天仙。

有一天,我看到外婆换了两千多元钱的智能手机,我好奇地拿来打开主页面,吓了一跳,“同花顺”——外婆竟在炒股!有一次外婆正忙着做晚饭,欢快的火舌舔着锅底,映红了她那张布满笑容的脸。这时,正在看电视的妈妈大声叫起来:“快来看啊,股市涨了40多点。”外婆“哐”地一下扔下铲子,双手往围裙上一抹,就直奔到屋里看股票去了。外婆还专门找了人来当老师,跟着老师终于渐渐脱离了新手的慌乱,可以自己判断该买还是该卖,现在还经常推荐股票给妈妈呢。

最近全世界发生了一种奇怪的现象——“朋友圈”。外婆怎么能坐等看着潮流错过,于是她也在手机上下载了“微信”。以前没有微信,寒假里我和外婆一星期才通得上一次话。现在呢,每天睡觉前,外婆都会发来语音,或跟我视频聊天。现在我经常能在朋友圈里看到外婆的动态和评论,也能在亲友群里看到外婆发的大红包。

看,这就是我的“非主流外婆”。当我将这些写下来的时候,外婆不好意思地说,她只是想追上子孙的脚步,拉近与子孙之间的距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