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环球儿童文学 > 2016年3月 总第3期 > 大脑氧吧

宿营地惊魂夜

文 【美】戴安娜·德格罗特 

负鼠吉尔伯特激动极了,因为明天整个班级会外出宿营过夜。负鼠妈妈帮吉尔伯特把他最喜欢的睡衣、驱虫喷雾剂和手电筒装进包里。“别忘了带上特迪哦。”负鼠妈妈一边说,一边拿起吉尔伯特的毛绒玩偶。

“我不要带上特迪,”吉尔伯特说,“外出宿营是大孩子的活动,大孩子可不会带上毛绒玩偶。”

第二天,吉尔伯特在校车上遇到小浣熊弗兰克。弗兰克忧心忡忡地对他说:“我哥说,野外宿营地里游荡着一个鬼魂!”坐在前排的刺猬帕蒂回过头插话道:“他是在吓唬你呢。”可海狸刘易斯说:“是真的!大家都知道宿营地里有鬼魂的事儿。吉尔伯特,你最好小心点。鬼魂也许会突然跳出来,冲你怪叫!”

“刘易斯,你吓唬不了我,因为世上根本没有鬼魂这玩意儿。”吉尔伯特镇定地说。

校车行驶好长一段路后,终于开进了野外宿营地。吉尔伯特和弗兰克拿着行李来到男生住的小木屋。“双层床!”弗兰克一边叫喊,一边占了一张上铺,“我喜欢外出宿营!”“我也喜欢。”吉尔伯特选了下铺。

这时海狸刘易斯又出声了:“等到天黑,咱们再来看看你俩有多喜欢外出宿营。”“你最好不要吓唬我们,”吉尔伯特说,“不然你会后悔的!”“呜呜,”刘易斯调侃道,“瞧啊,我真的被吓坏了。”下午,全班学生游了泳,划了独木舟,还远足了一趟。活动结束后,吉尔伯特又热又渴,晚餐时他一连喝了三杯果汁。

“啊——你在喝虫子汁!”刘易斯经过吉尔伯特的餐桌时,这么说道。吉尔伯特看了看手中的空杯子。他确定那是果汁,但为了万无一失,他还是喝下了一大杯清水,好把脏东西冲刷下去。晚餐后,学生们在篝火上烤起棉花糖。刘易斯说:“咱们开始讲鬼故事吧!”他拿起手电筒照在自己的下巴上,扮出吓人的鬼脸。

弗兰克跟吉尔伯特悄悄咬耳朵:“我可不想听什么鬼故事。”“我也一样。”吉尔伯特说。但已经有个大孩子站起身,开始用阴森森的声音讲道:“我即将告诉你们的是一件真事,许多年以前,就发生在这个宿营地。”

大孩子继续神秘地说:“那是个刮着暴风雨的昏暗的夜晚。一名宿营客出门去厕所取水。他带上了水壶和蜡烛,但狂风把蜡烛给吹灭了,于是他就迷路了。他在荒野里走了几天,几周,最终……几年过去了。大家都说,那个宿营客至今仍藏在这附近……成了孤魂野鬼!”

在场的所有学生都被吓了一跳。帕蒂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而吉尔伯特的眼睛睁得比她的还大。

“别人称呼他为‘迷路的莱昂纳德’,有些晚上你可以在森林里听见他摇动水壶的声音,就像这样!”讲故事的大孩子拿起一只金属罐击打石块,发出了咣咣声。接着他又蹲下来,轻声说道:“有时候,假如你非常仔细地听,你还可以听见‘迷路的莱昂纳德’的哭声,就像这样——呜呜呜,呜呜呜。”

在场的学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吉尔伯特屏住呼吸,这时他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吥吥”的怪叫,吓得他当即从座椅上逃开。他转过身,看见刘易斯正冲着自己哈哈大笑。“刘易斯!”吉尔伯特生气地说,“这一点儿也不好笑!”

“你真是个胆小鬼。”刘易斯嘲笑道。

“我才不是胆小鬼!”吉尔伯特吼道,

但他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熄灯了。”当所有学生在铺位上睡下后,辅导员对他们说,“晚安!好梦!”

“别让臭虫咬你哦!”刘易斯答道。

所有学生都关上了手电筒,只有吉尔伯特例外。要是床铺上有臭虫,该怎么办呢?他查看了睡袋,睡袋里面没有虫子,但有个软绵绵、毛茸茸的东西——是特迪!肯定是妈妈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毛绒玩偶放进了睡袋。

“嗨,胆小鬼!”刘易斯从木屋另一边喊道,“熄灯了!”

吉尔伯特关上手电筒,闭上了眼。但他随即睁开眼,又闭上眼。睡袋里黑漆漆的,他也说不准自己的眼睛到底是睁着还是闭着!他紧紧抱住毛绒玩偶,好不容易才进入了梦乡。可午夜时,他又醒了过来。他真希望自己晚餐时没喝那么多果汁,现在他必须去一趟厕所。但他害怕到黑漆漆的外面去,更害怕尿床。那样刘易斯肯定会再次取笑他!

他越是多想就越觉得得去厕所。“弗兰克?”他小声叫道。弗兰克打着呼噜,睡得正香。没办法,吉尔伯特只能一个人去厕所。他小心翼翼地照着路标走向厕所,但路程似乎比他记忆中长多了。他怕自己会迷路。怕自己最终会在森林里游荡许多年,就像那个迷路的莱昂纳德……

吉尔伯特最终找到了厕所。他急忙奔过去,却不幸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手电筒掉到地上,熄灭了!他试图找回手电筒,可又撞到了垃圾桶之类的玩意儿。

“咣咣咣!”

吉尔伯特四处摸索,终于摸到了厕所门。他走进厕所,正要打开电灯,突然传来一阵可怕的“呜呜”声。吉尔伯特吓得愣住了,“呜呜”声越来越响,听上去响声就来自厕所!肯定是迷路的莱昂纳德在哭泣!吉尔伯特心想。他想要逃走,可双脚一步也挪不动。于是,他屏住呼吸,打开了电灯。

“吥吥!”吉尔伯特叫道。

“吥吥!”同一时间别人也叫起来,但那不是鬼魂在惨叫,而是海狸刘易斯!他的毛都竖了起来,手上抓着一只毛绒玩偶。刘易斯呼哧呼哧地说:“吉尔伯特!你最好躲起来——迷路的莱昂纳德就在外面!难道你没听见咣咣咣的响声吗?”

吉尔伯特看得出来,刘易斯的确受惊不小。他同情刘易斯,但还没同情到告诉他真相的程度。他勇敢地推开房门,喊道:“喂?莱昂纳德?你在外面吗?”

没人应答。

“我觉得他离开了,”吉尔伯特说,

“我没听见任何咣咣声。”

“你是对的。”刘易斯一边说一边偷看门外。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等到吉尔伯特先走出去,才离开厕所。在他们走回木屋的路上,刘易斯说:“你要知道,我当时并不是在哭。我只是觉得眼睛里进了让人难受的东西。”吉尔伯特说:“我有时也会遇到这种事。”接着,他停下来捡起手电筒和毛绒玩偶。他拿起毛绒玩偶说:“我妈妈把这个玩偶放进了我的包里。”

刘易斯点了点头,说:“我也一样。”在回家的校车上,刺猬帕蒂说:“除了那个鬼故事,野外宿营地很有趣。我一直觉得我在午夜时分听到了一些响声。”

小浣熊弗兰克说:“假如我听到迷路的莱昂纳德的动静,我肯定会被吓坏的!”

刘易斯哈哈大笑道:“真是一群胆小鬼。”可是,当吉尔伯特转过身叫了声“吥”时,刘易斯被惊吓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想起昨晚在宿营地厕所里的遭遇,脸色惨白。于是,在余下的车程里,刘易斯一直安安静静的,再也不敢嘲笑其他同学是胆小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