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6年3月上 总第5期 > 诗·画·话

不到二月不写诗

文 汪去

翻开《全唐诗》,关于春天的诗歌占了很大一个篇幅,把这些诗做个分类,大体是迎春、探春、惜春、送春,四个姑娘的名字羞答答地跃然纸上,呼之欲出。一本正经的一部全唐诗,几乎成为《红楼梦》里贾府的大观园了。

我们习惯于把早春的二月当作一年的真正开始,所以把过年叫作春节。早春的暖阳,让唐朝的夫子们诗情高涨,也让万物变得热情奔放。

你看那湿地公园里的绿头野鸭,它扇动翅膀,拍碎了身下的最后一块薄冰,一会儿啄一口绿水,一会儿又去戏弄水底的流云,等你打开手机的照相功能准备拍一个特写时,它却又一个猛子扎进那三千弱水中去了。

忙活了一辈子的外婆,度过了八十个二月的早春,却总说啥时候都没个够。她说春天啊,就像一个大小伙子,要忙活的事很多,要把候鸟从南方的娘家接回来,还要帮霜打的茅草一根根地拔出白发……

到了二月,外婆会打开羊圈,放那些在冬天里出生的小羊羔去见见世面,让它们在刚抽出嫩芽的草地上撒撒欢儿,外婆说,再不吃些新鲜的嫩草,小家伙的喉咙里恐怕要生出铜锈了。

要我说,那二月的早春就像是杜十娘,她带着丰厚的嫁妆,越过高山大河,只为寻一个不负时光的儿郎,她攀云携雨,纤手濯处,绿了江南岸,甜了杏花香,这样的新娘,哪个小伙儿不想娶?

二月的春雨也来了,淅淅沥沥潮潮润润,星星点点的白雾飘落在少年的星眸和美人的云鬓里,瘦了姑娘的绿萝裙带,肥了淮河岸边渔民笊篱里的鲫鱼。

在二月里,翻开一卷书,看一看唐诗里拨剌作响的船头跳鱼,嗅一嗅白沙堤上绿杨荫里的醉人春烟,再听一听《诗经》里食野之苹的呦呦鹿鸣。读着读着,不觉已是春深。

二月春光美,时光不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