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6年2月下 总第4期 > 卷首

福不可享尽

文 刘诚龙

平民对皇上生活最大的想象是:皇上是不是天天吃肉?黎民百姓能够想象的最大幸福是,吃着肥瘦相间的一碗肉,慢慢变老。说来,这也不完全因为“隔膜”,穷人与富人的生活不只隔着楚河汉界,更隔着天上银河; 更因为生活本来也不必要太多的奢侈。人啊,过着瓜菜代,日子几不能举火,自然不是幸福,但出有车食有鱼,也基本上能满足我们对幸福的期待。良田万顷,一日不过三餐; 广厦万间,夜眠不过八尺,舍此外,那就是过分贪求了。

《杜秋娘诗》中有一句诗,道尽了人生际遇:“苏武却生返,邓通终死饥。”吃尽了苦的苏武,苦尽甜来,晚年过得很舒畅;

享尽了人间富贵的邓通呢,却最后死于饥寒。邓通当年何等暴富?天下钱财都到了邓家,“及文帝崩,景帝立,邓通免,家居。居亡何,人有告通盗出徼外铸钱,下吏验问,颇有,遂竟案,尽没入之。通家尚负债数巨万。长公主赐邓通,吏辄没入之,一簪不得着身。于是长公主乃令假衣食,竟不得名一钱,寄死人家”。不仅邓通本人活活饿死,且其家人,也是“一簪不得着身”,过惯了豪门生活的“富二代”公主一口饭也要不到,“不得名一钱,寄死人家”,下场又何其凄凉?

人生有玄机,这玄机是:人间有定数。有吃了,暴食暴饮,肚皮不撑爆?有玩了,暴色暴淫,西门庆也就玩完。七尺肉身,能装多少山珍海味?人生百年,最好是细水长流。曾经位极人臣的曾国藩,最懂得月亏月盈之人生奥秘:“余蒙先人余荫,忝居高位,与诸弟子及子侄敦敦慎守者,但有二语,曰‘有福不可享尽,有势不可用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