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少年版 > 2016年1月下 总第2期 > 诚信菲利鼠

宽尾凤蝶

文 陈安卡

从第一次随伙伴们去捕蝴蝶,福远便着迷了。有一天早上,远远地,福远见到一个男孩立在荒地中央,缓缓举起一个漂亮的网兜。福远大步流星地冲上前:“那谁!你也抓蝴蝶啊?”

男孩回过头来,福远这才看清,他和福远年纪相仿,清清瘦瘦。男孩看到了福远夹在旧书里的标本,皱紧了眉头道:“把蝴蝶夹在书里做标本的方法是错的……我来教你做标本。”

男孩叫英树,从城里来,要在外婆家住一段日子。在英树的帮助下,福远制作了第一只真正的蝴蝶标本,它完好无损,展翅刚刚好,随时要飞走似的。

这以后福远和英树天天玩在一起,他们把小山村里的蝴蝶几乎网了个遍。

一天下午,福远到英树家叫他去抓蝴蝶,到了英树家,他家的大门敞开着,福远一边喊英树,一边上二楼。整个屋子静悄悄的,英树房里也没人。

英树书桌上有只蝴蝶,落日的金光尽管没打在蝴蝶身上,它依然闪耀夺目。福远脑海里突然生硬地蹦出一个词:高贵。噢!这只蝴蝶是如此美妙。

福远咽下一口唾沫,手颤颤巍巍地伸向蝴蝶,轻轻地,他把蝴蝶揣进了裤兜,丢了魂似的,踉踉跄跄下了楼。可福远的脚刚跨出门槛又缩了回来,他犹豫了。羞愧的热从耳根子蔓延开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折了回去。

当蝴蝶从裤兜里掏出的一刹那,福远傻了眼——蝴蝶的一只翅膀折了, 他慌了,趁四下无人,急急忙忙跑回家。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英树擦着眼泪到福远家找他,他说他有只非常漂亮的蝴蝶, 可是不知怎么翅膀断了,不能给他看了。福远躲闪着英树的目光,支支吾吾地说:“再抓一只吧。”

英树沮丧地低吟:“没有了, 没有了, 抓不到了……”

整个晚上,福远都没精打采的,胡乱扒了几口饭,便躺床上了,临睡前,他把闹钟调到6点,想了想,又改成5点。

第二天,闹钟一响,福远就一个激灵起了床,带上网兜和小挎包,悄悄地朝山上走去。“这种蝴蝶,山顶上有,天亮时出现,一下子又不见了。”这是昨天英树说的。

山路最陡的一段,得拉着小灌木一步步往上爬,厚厚的落叶铺了一地,滑溜溜的, 福远滑倒了几次, 膝盖擦破了。爬到山顶时,太阳早已挂在了远山的上方。远处飘来了一片叶子,忽高忽低,福远仔细一看,是蝴蝶!是英树要的蝴蝶!福远准备好网兜,他想,他终于可以让英树开心起来了……

下了山, 福远拿着刚做好的标本朝英树家跑去。可得到的却是英树回城的消息。英树还给福远留下了一些东西——一个工具箱和一个网兜。接过东西,福远咬咬唇,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