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作文素材 > 2015年5月下 总第10期 > 演讲与口才

“巫师”谭盾:让梦想回到梦想的源头

文 (2014年12月25日《开讲啦》节目演讲) □谭 盾

编者按:他是“国际乐坛最重要的十位音乐家之一”, 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拿遍顶级艺术奖项的作曲家、指挥家。2014年12月25日谭盾参加了《开讲啦》栏目,为我们讲述了自己从湖南乡下怀揣音乐梦想到成长为世界知名音乐大师的梦想故事。以下是谭盾的演讲。

我在湖南乡下的时候就想当巫师(道场乐师)。湖南的巫师很有意思,每一次都是通过极为漂亮的音乐,来讲述爷爷、奶奶天天跟我们讲的故事。听多了,我发现这个就是我想做的事。

1973年的一天,我插秧拔蚂蟥的时候,高音喇叭响了——“同志们,这是一个特别的时刻,美国的费城交响乐团随尼克松来到了中国。费城的交响乐就像银色的光芒一样,发出一种未来的声音。”

我以前听到的都是湖南的东西,听到交响乐后,又是铁器、弦乐,太迷人了。我就说,不行,我要当贝多芬,要写这种音乐。

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人问“谁叫谭盾”,我当时“砰”地就跳起来,疯狂地跑上去。他说:“湖南京剧团去洞庭湖巡演,乐队的那艘船沉没了。现在我们在全省召集年轻的(音乐家),听说你是个年轻有为的巫师。”我说:“我要去,我一定要去。”就这样,我从田地里一下子到了湖南京剧团。

后来,我考上中央音乐学院。我还记得那天汇报,所有人都在说交响乐,轮到我,我说:“我有一首作品给大家听听,是三重奏。”老师说:“是什么?”我说:“《梦见了毛主席》。”我每个时期都有梦,每个时期的梦都不一样。

从湖南到北京,从北京到纽约去留学,再从纽约到全世界,等我把全世界最好的交响乐团指挥完,我突然发现,我有好多梦。

我在纽约时,得到一份指挥合同,是“费城交响乐团”的。我当时就想,这个梦怎么成真了?我就是不相信。所以,我来到卡内基音乐厅,往台子上一站。我跟乐团成员讲了当年那个故事,讲完后,他们看着我,觉得他们也在梦里了。

我从北京到纽约时其实是一个愤青。那时,大家都说我是个叛逆者。其实我每天都想寻找自己。

直到差不多10年前,我被邀请去墨西哥的现代音乐节,在墨西哥城的郊外,看到好几个金字塔。有一位老人正在烧一种“玛雅陶笛”。老人跟我讲:“地球是件乐器,你用泥土捏起来的声音,就是地球的声音。”

我突然觉得“声无哀乐”:声音是没有哀乐感情之分的。那为什么不同的人听到音乐会有不同的感觉呢?那是因为你的心里有音乐,你的心里有你自己,有你的经历、你的梦想。

如今,很多人都觉得钱越多越好,但我们失去东西的速度比赚钱的速度快得多。我现在的梦是,当下的几个梦可以延续到未来去,我的生命其实没有停,我留下的梦想可以让我们所有的生命再继续。

【人物速写·梦想照见现实】

当费城交响乐团的演奏像一束银色的光芒照亮谭盾的天空时,一颗梦想的种子便在谭盾的心田深深地扎下了根——“我要当贝多芬,要写这种音乐”。对心中音乐的不懈追求,对心中梦想的执着渴望,成就了今天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音乐家——谭盾。一路走来的谭盾告诉我们:有梦的地方才有花香,有梦的人生才有价值。

【人物速写·寻觅自我价值】

从湖南到北京,从中央音乐学院到墨西哥现代音乐节,谭盾的人生之路伴随着交响乐的节奏起伏跌宕。斗转星移、时空变换,在谭盾前行的每一个脚印中,始终不变的是他对自我的找寻——初闻交响乐时的惊喜,来到纽约时的叛逆,直至对“声无哀乐”的顿悟。寻觅自我,让谭盾的音乐具有了触动听众灵魂的力量。同样,不断地寻觅自我也应该是每个人必需的生命姿态。

(特约教师 王胜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