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少年版 > 2012年5月下 总第05下期 > 守望天使

说吧,说你爱我吧

文 文/张洁

    婶婶说:“我走了……”表姐宁湄的眼圈顿时泛成桃红色。我跑到窗前,连成片的雪花肆意飞舞,白了婶婶缩得越来越小的身影,她和叔叔还是离婚了。

    班主任刘老师对大家说:“以后我们大家都要格外爱护宁湄。”她每天陪宁湄做功课、帮她检查作业,还领她回自己家吃晚饭。我们大家对宁湄格外好,比如女孩子跳橡皮筋,免不了会耍赖皮,但如果是宁湄赖的话,没人会抗议。

    宁湄的经历,赋予我们每一个人真切的体验:爱着,多么温暖!那段日子正流行陈淑桦的新歌:“说吧,说你爱我吧。”时常被我们相互对唱。

    宁湄的数学考了六十分,叫叔叔签名。“宁清考几分?”叔叔虎着脸才开口。宁湄就开始哭,说:“九十六。”“那你怎么才考这点分数?”叔叔看了宁湄片刻才说。宁湄哭得更厉害了,叔叔的眼睛哀伤起来,“好了,不要哭了。”提笔签上自己的名字。

    宁湄的眼泪转瞬没了,好像自来水笼头被拧紧了。我看着宁湄没心没肺,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的样子说:“湄湄,想想很多人对你的好,对你的爱。”宁湄的眼睛红了:“爱什么爱?这个世界没一个人对我好的,将来没一个人值得我留下印象。”我“昏”倒。

    那天,政治老师讲得正带劲,忽然一阵“嘭嘭嘭”的声音,是宁湄把两只手伸在课桌肚里拍木板。老师严厉地横了她一眼,宁湄赶忙停手。政治老师走到宁湄面前,“上课的时候不好这样。”宁湄低下头。老师回身接着讲课,忽然“哗”的一声,宁湄随手将铅笔盒推到地上。当老师惊异的目光落到宁湄脸上,宁湄正满脸笑容。“要不是你是问题儿童……”老师的话刚出口,教室里一片大笑。“我肯定要叫你出去!”宁湄站起身,往外走。

    宁湄喜欢这样吗?我的小表姐宁湄,她自己心里其实一点儿不高兴,她嘟着嘴说:“我跟别人不一样。”

    我妈妈说:“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没有妈妈。”宁湄的眼睛汪满了泪水。妈妈的脸涨红了,“湄湄,你应该知道的,我平时怎么对清清。我总是护你,要清清也处处让你,难道你感觉不到吗?”“你们坏!”宁湄大叫。但妈妈这次的态度很坚决:“宁湄,你跟别人没有不一样!该干什么事情,就要干什么事情,没有什么特殊的。”

    最后,一切依旧。妈妈说宁湄很正常,她跟每一个青春期的小孩没两样。

    其实,这也是一种爱。爱有时长在树枝上,能够看得见;有时是种在土里,与树根相连,看不见的。不当心,它们就被忽视了。

     

    西夏摘自《张洁名作精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