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6年5月下 总第10期 > 幸福讲义

留着所有的力气变美好

文 孙晴悦

偶然看到一个林志玲的演讲,印象深刻极了。志玲姐姐谈及好几年前的那次摔马事件,肋骨骨折。她说,从医院醒来的那一刻,医生告诉她,肋骨骨折,会非常痛。她只问了医生一个问题:“会好吗?”医生说:“会!”

志玲姐姐说,从那以后,她没有再喊过一声痛,没有再掉过一滴泪,她要把所有的力气留着让身体复原。

想起了之前在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里,遇到的一个踢足球的少年。他叫卢卡斯。清晨七点钟去贫民窟的时候,他已经在只有八分之一足球场那么大的一块空地上,和一群光着脚丫的少年在一起踢足球。和我同去的警察对我说:“你没有办法想象他们有多想成为足球运动员,他们没日没夜地在这里踢球,除了吃饭和打零工赚钱养活自己的时间,他们都在踢球。”

“这里会出下一个罗纳尔多吗?”我看着这些兴奋地奔跑着叫喊着的孩子,看痴了。空地外凌乱地放着他们的人字拖,每一双都已经黑旧得看不出人字拖原本的颜色和花样。我在想,罗纳尔多曾经对媒体说,他们都光脚踢球,看来这是真的。小罗纳尔多曾经也对记者说,童年什么都没有,只有足球,看来这也是真的。

这些穿着破烂不堪背心裤衩的孩子,他们轻盈地带球,用力射门,在这些时刻,好像贫民窟的贫穷和危险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现实的饥饿和潦倒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不存在的。他们踢球的样子在灰色的贫民窟里闪闪发光。而我的手表,指针指在早上七点半。

那一刻,我想起了大学时代的自己。如果上午头两节没有课,那么七点半应该还没有起床。但是等到要考试,我首先说的却是,我没有时间。现在想来,这些抱怨,除了带来自我消耗以外,到底得到了什么呢。

电影《上帝之城》充满了人性的堕落和无尽的暴力,让人感到恐惧。我没有想到的是,在灰白的砖墙、肮脏的街道、土黄色的泥地组成的上帝之城里,看到的居然是一群闪闪发光,拥有金灿灿笑容的少年们。

警察叫来那个叫卢卡斯的少年过来和我们聊了一会儿天。他说他十点要去修车店帮人洗车赚一点钱,不去洗车就没有饭吃。卢卡斯一本正经地和我们从技术角度分析着他踢球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贫民窟里任何一个热爱足球的孩子讲起足球来都是一套一套的,丝毫不逊于任何一名足球解说员和评论员。他们谈论着自己的优点缺点,和需要改进的问题。

当然也谈论着他们的偶像们。卢卡斯眉飞色舞地说着他的偶像内马尔,他说内马尔小时候就和我们一样,他也没钱,但是你看,他的技术多好,他踢得多棒。卢卡斯每天一到十点就要去洗车赚钱,但他并没有沮丧。他说这是现实生活,总要活下去。我说,你并没有很多时间来踢球;卢卡斯很不以为然,反驳我,只要早起就可以去踢球。他无比坚定地相信这个已经掉了皮的,棉絮都要飞出来的足球会带他去他想要去的地方。而他,要留着所有的力气踢球,只有这样,“那一天才一定会到来”。

很喜欢王潇的一句话,“记住那,关于光阴的教训,回头走,天已暗,你献出了十寸,时和分,可有换到十寸金”。没错,不能再自我消耗,我们要留着所有的力气,用来让自己变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