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6年3月下 总第6期 > 人与社会

与其祝福万千,不如红包一现

文 童卉欣

2015年的最后一个夜晚,我是在对红包的苦苦守候和顶礼膜拜中度过的。闲逛在各个或热闹或冷清的群里,匆忙点开每一个长方形的“恭喜发财,大吉大利”,哇,空手白得一块三毛五,巨大的幸福感扑面袭来!

不要瞧不起这点零碎,不拒细流,方成海洋,朋友圈里有人晒收红包,总额竟高达八千多,真正亮瞎人眼,我辈能不奋起直追?

红包最常见的收法,当然是群里哄抢,几十百把人,瓜分一笔,最后刷出清单,好哇,我分得最多(哪怕才一块三毛五),一阵窃喜,人在乎的,本来就不是多快乐,而是比别人快乐多。万一我抢到的数字垫底,唔,不要紧,毕竟什么也没付出,不过动了动食指,而且,坐等下一个,下一次抢,大家还是机会均等嘛,有希望是最重要的!

愿意撒娇卖萌者,可以单点人讨要红包,找朋友找长辈找领导甚至找泛泛之交,一句甜言,两个媚眼(虚拟的),几乎没有不得逞的,反正数字不大,又隔着无形之网,不用四眼两面相对,给的人和得的人都心安理得,没有负担。

既有受者,必有施者,佛家不是有言:施比受有福。对于“土豪”,拿钱确立江湖地位的好日子到来了。最强悍的,直接拿数字擂人,比方某穷苦哈哈云集的群里,通常飘来块儿八毛甚至一分钱这样招人骂的红包,某大佬在群里长期潜水,不发声没贡献,大家都快忘了有这人了,谁知今晚他一出手就是一个几百元的红包,分得者立马笑逐颜开,各种奴颜婢膝的“跪谢”“感恩”图片齐齐飞出,若是群主不给力,群众山呼之下仍旧舍不得抛出像样的红包,民意似乎颇有要大佬取代群主之意——这样的气派,才能当家做主嘛!

还有一路人,就来更加爽快的口令红包,若想分得钱,必得按我的指定输入某句话,不管这句话是“××英明神武万寿无疆”般不靠谱,还是“我爱××无极限”这样无底线,放心,只要是附加在红包上面,不愁没人使劲输入,满屏万口传诵,发红包者想得到什么样的心理虚拟快感都不难。

总之,平日里没法做的自我炫耀宣传推广,平日里不好意思出口的溜须拍马阿谀奉承,都找到了滋生繁衍的时机,一时赞美、感谢、祝福、荣幸,夸张地热血沸腾地满网窜。

为什么红包这么火,归根结底,不劳而获,或者少劳多得,是所有人无法抵御的心理诱惑吧。第二天,我留恋不舍,又跑进各群各圈,此时已经是烟花燃放后的空地,冷清许多,红包更是踪迹渺茫、难得一见,没有了全民节日的支撑,红包失去了扎根的土壤和理由。

2016年的日子无情地来了,比这更无情的,是咱们还得遵循着“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动者不得食”的经济规律老老实实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