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5年12月上 总第23期 > 心灵鸡汤

什么是福分

文 蒋勋

读《红楼梦》,越来越记得一些小事,小得不能再小,却一再浮现出来,像兀鹰飞掠,像海獭潜泳,像第二十九回清虚观里一个无名无姓的小道士。

第二十九回,贾府初一要到清虚观打醮祈福, 贾母、薛姨妈、王熙凤都去,宝玉也去,阖家大小,每个主人都带着七八个车夫、马夫、丫头、婆子,浩浩荡荡。

作者这样描述:

只见前头的全副执事摆开,一位青年公子骑着银鞍白马,彩辔朱缨,在那八人轿前,领着那些车轿人马,浩浩荡荡,一片锦绣香烟,遮天压地而来。

这样一大家子贵公子、贵妇人出外,真的是“遮天压地”,百姓也都赶来围观。“ 遮天压地”,像是说这一家族外出时的浩荡排场,全副执事的阵仗;也像是说黑压压一大片、不知道为何如此兴奋、赶来围观的群众。

荣国府一行人马进了道观,贾母要下轿,王熙凤赶忙上前迎接搀扶,却正好撞上一个失魂落魄从观里冲出来的小道士。

大概因为荣国府大队人马要来,道观住持一早就发动所有小道士做清理工作,修剪花草,灯烛高烧,彩幡绣旗,装点门面。这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负责剪灯烛蜡花,太负责任了,剪得忘了时间。听到鼓乐迎宾,知道人马已经到了,吓得没处躲藏,手里还拿着个剪子,赶忙蹿出来,正巧就撞到王熙凤怀里。

王熙凤被撞到,怒不可遏,“便一扬手,照脸打了个嘴巴,把那小孩子打了一个筋斗” 。

王熙凤一面打,一面厉声骂道:“小野杂种!胡朝那里跑?”小道士闯了祸,吓坏了,被打在地上,剪子也顾不得捡,爬起来就要再跑。小姐们还没下车,随行的众婆娘、媳妇围得密不透风,小道士没处钻,众人齐声喝叫捉拿:“拿,拿!打,打!”贾母听见喧哗,问是什么事。王熙凤回说: “ 一个小道士儿, 剪灯花的。没躲出去, 这会子混钻呢!”贾母听了,忙说:“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那里见得这个势派。”贾母怕吓到这孩子,穷人家的孩子,没见过这样豪门贵族的阵仗,说:“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得慌?”小道士被带来见贾母,跪在地上,全身发抖乱颤。贾母问他几岁,小道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贾母可怜这孩子,要贾珍带出去,给他钱买果子,还特别叮咛:“别叫人难为了他。”《红楼梦》的微尘众生,也许是这一个无名无姓、偶然闯出来的小道士吧。微尘众生,想到兀鹰,想到水獭, 想到水獭口中嚼烂的鱼、蟹,想到林木间偶然相遇的一水塘,水塘中盛开的红莲,其实我不知道它们之间的因果。

贾母到清虚观,是为祈福而来,这一回的回目说:“享福人福深还祷福。”连用三个“福”字——这么有福气的人,这么多福分了,还要祈求幸福!

我有时停下来想:“福分”是什么?

一生富贵荣华的老太太,这一天,动念可怜一个吓得全身发抖的孩子,这便是她的“福分”吧。她对自己的荣华富贵知福惜福,她对卑微生命的惊慌恐惧有不忍,对自己拥有的生死予夺权势有谨慎,也有谦逊。

这就是“福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