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5年11月下 总第22期 > 幸福讲义

马冬梅,醒来觉得 甚是爱你

文 正经婶儿

他叫夏洛, 因为他刚刚出生,他的爸爸就下落不明了。她叫马冬梅,因为她来到这世界上的时候,她的爸爸马冬就没了。

三四十岁的爱情,在郁郁不得志的现实和柴米油盐中弯弯绕。没有前景的事业,并不美丽的妻子,都是中年人的心病。

夏洛听说高中时期的梦中情人结婚了,于是盛装出席。他的妻子马冬梅不知道怎么找到了他,大闹婚礼现场。夏洛本以为最坏不过是三十多岁,梦想没有出口却有马冬梅这样一个充满了柴火气的妻子,没想到比这更坏的是,他这位接地气的妻子当着老同学的面拆穿了他所有的伪装,让他的虚荣心无处遁藏。夏洛灌了自己许多酒,进入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自己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高中时期,他和最美的秋雅坐同桌,戏弄最讨厌的班主任老师,在全校同学面前向秋雅表白。他作曲、唱歌、弹吉他,火了半边天。他的眼里没有马冬梅。

最终,夏洛如愿以偿,获得了巨大的世俗成功,他一无所成时对于他的爱推推搡搡的秋雅,也终于来到他的怀抱。直到有一天,他忽然记起那个像鼻涕虫一样黏着他的马冬梅,那个听到他喜欢别人就不高兴的马冬梅,那个生怕他受委屈甘愿跟着黑帮老大去小树林的马冬梅,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

已经成为大明星的夏洛去找马冬梅,她给他端出一碗他曾经十分嫌弃、抗拒的茴香打卤面。夏洛一下子百感交集,后来跑去找她的丈夫交涉:我把一切都给你,你把马冬梅还给我,好不好?

有人说, 这一段看起来很假,怎么可以?用所有的名誉、财富、运气去换一个柴火妞?我想如果一个人对于你足够重要的话,你也会这么做的。朱生豪先生说得好:“我们都是这世界无用的人,却都是对于彼此重要的人。”

《大内密探零零发》里,有一段让人印象深刻。阿发不受皇上重用, 心情郁闷地和老婆吵架,刘嘉玲说:“你怎么知道我躲在桌下?”周星星答曰:“你每一次都是躲在桌下的啊,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知道你躲在桌下呢?拜托你用脑子想一想,再找几个新鲜的地方来躲,好让我有一点新鲜感好吧。”刘嘉玲说,“可是不躲在桌下我怕你找不到我嘛。”

我一直记得阿发夫妇的这段对话。看了《夏洛特烦恼》,又觉得阿发很像夏洛,戏里的刘嘉玲很像马冬梅。人啊,总是有两副面孔,喜欢做不属于自己的梦,握住根本就握不住的沙;又不珍惜轻易得到的东西,不把寸步不离对自己好的人当回事,而这样的人一旦撒手就不会再回来。

夏洛从梦中醒来,觉得甚是爱马冬梅。她穿着不时髦的浅色上衣,戴着老土极了的遮阳帽,头发是烫过的,可是一眼就看得

出是街边小发廊的水准,于是她整个人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上好几岁。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她看起来十分顺眼,胜过之前十倍、百倍。

我能想象的最好的爱情,就是菜在筐里,你在后座上。即便是你不能使我的虚荣都变作现实,但你是让我安心的秘密武器。和你在一起,不怕疾病与贫苦,也不怕老之将至。而我能想象的最好的时光,就是你温暖我一下,我温暖你一下,然后我们一起来日方长。

夏洛这样的浑人很多,可是马冬梅这样的笨蛋很少。她也许长得很粗糙,但是她的爱很精致。她必然不是最好的,但是她会给你她最好的。如果遇到了这样又傻气却又爱着你的人,请千金不换。

正如朱豪生对宋清如所表白的: “ 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

马冬梅,我的世界不大,欢迎你随时前来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