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5年9月上 总第17期 > 卷首

水母

文 陈丹燕

在黑暗无人的水母馆里,迎面看到这些深海里无声的水母,令人惊骇。水母在水中缓慢而优美地漂动,长长的裙带漫天舞动,那样的优游好像少年时代感受到的,世界万物的诗意,一种恍然不真实,却又膨胀于心的诗意。以后经历了生活中那么多坚硬的真实后,突然遇到它们,它们飘逸的样子令人诧异地发现那初心依然还在。

据说它们一生都生活在深海里。若在阳光不能到达的深处,它们优美的身体发不出一丝光来,只与黑暗混为一体。然而,它们只要活着就会这样舞动。正好像心中那少年时代起就在的诗意,无用,无声无息,但从未停止过舞动,在黑暗的不为人知处。据说水母是没有思想的,所以它们舞动起来,始终有种无辜的单纯和纯粹的精美。它们也对自己身上带着的毒素一无所知,如果人碰到它,便被蜇伤。这点也与少年时代的初心相仿。

我看着这些寂静无声的水母时,除了听见自己在说“我的天啊”以外,脑中只是空白。似乎还没有什么像在水中几乎透明的,轻盈舞动着,变化无穷却安静本分的裙带那样打动我,我看到自己伸出手指叩击玻璃,但水母仍独自沉浮着。这情景我非常熟悉,长大以后,我和自己的梦想一直就是这样相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