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环球儿童文学 > 2015年5月 总第5期 > 大脑氧吧

Newspaper Chase 旧报追踪

文 文/[英]约翰·埃斯科特 译/利 枝

      凌晨一点,莱特斯维尔美术陈列室静如墓穴。

      一扇窗被悄悄推开,一团黑影轻跳入室。此人名叫哈里·布莱克,他是个贼。
      陈列室里满目漆黑,哈里手中握着一只手电筒。他环顾四周,两眼麻利地将室内墙壁上挂着的画扫了个遍。“就是这张!”他低声自语了一句,飞快地穿过房间,在一张挂着的画面前站定。
      “就这幅画,也值100万美元?”他暗自思忖道,“我可没法儿理解。”
      只见他娴熟地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把匕首来,手握刀柄,将刀尖紧贴画框,非常非常缓慢地将那幅画小心割下。收拾停当后,他又匆忙朝对面的窗户走去。可是,在黑暗中,他不小心碰到了一张桌子。桌上,原本立着一只美丽的蓝色玻璃花瓶。花瓶被碰翻在地,顷刻便摔成无数细小的碎片。
      哈里嘿嘿一乐,心说:“这花瓶也值100万美元吗?现在可不值一文了!”他肆无忌惮地踩着碎玻璃,大踏步奔向窗户。
      在艾伦夫人的出租屋内,哈里有一个自己的房间。他轻手轻脚地闪进自己的卧室,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关上了房门。而此时,艾伦夫人和她的女儿珍妮正在熟睡,丝毫没听见任何响动。
      哈里从包里取出画,顺手放进一张报纸里,然后折叠好藏在了床铺底下。
     第二天一大早,珍妮·艾伦来到厨房,她正把一些旧瓶子收拾进一个箱子里。
      “废物回收很重要。”珍妮心想。
      电视里,一位记者在莱特斯维尔美术陈列室作现场报道,他正好在讲述那幅画。
      “这是一幅价值百万美元的画作,我手上拿着的就是这幅画的照片。”紧接着镜头一转,记者又描述起了蓝色的玻璃花瓶。“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就是被打破的花瓶碎片。”
       珍妮望了一眼电视上那个花瓶的照片,问她妈妈:“对了,您有没有一些旧瓶子?”“没有,”艾伦夫人说,“就这些了,珍妮。不过今天废报回收车会到社区来。”
       “当然啦,”珍妮道,“今天是星期五嘛!”
       哈里没在他的房间里。他也早早地起来,正在外边给西雅图的一个男人打电话。那个男人想要那幅画,但是通话中的哈里似乎并不太高兴。
       “5000美元?”他显得有些激动地争辩说,“不行!它可是值100万美元的画!……什么?……不,我想要5万美元,而不是5000美元!……什么?……那幅画?是的,我搞到手了,它完好无损。”
      珍妮开始搜索起废旧报纸来。在这个星期五的清晨,她到屋里的每个房间都转悠了一圈。过不了多久,回收车就会开来。珍妮打开了哈里的房门,准备到他的房间里看看。平时,她总能从他这里收到一些过期报纸或者酒瓶子之类的东西。“啊!”她心想,“哈里的床底下有一张废报纸呢。”
      珍妮把一堆废旧报纸捆扎好,放进一个黑色的回收箱里。然后,她跑到屋外,去看卡车来了没。“等一等!”她冲前来的卡车打了声招呼,很快,她就将废报纸抱进回收箱,把它交给其中一个回收人员。

      哈里慢吞吞地走了回来,他在街道看见了徐徐开动的回收卡车,也在屋门口遇见了珍妮。
      “今天是星期五啊!”他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恍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失声惊呼,“报纸!哎呀,糟糕!”
      哈里拔腿就去追那辆卡车。“等等,等等!”他边追边不停地高喊。
      珍妮看着他的背影,一脸的莫名其妙。“他想干什么?”
      哈里已经追上了笨重的卡车,他双手搭在后车厢栏板上,灵活地翻进了行驶中的卡车后车厢里。“我要找回我的报纸!”他发疯似的嚷嚷,“我的报纸在哪儿呢?”

      卡车里,成千上万张废旧报纸堆积如山。
      珍妮也快步赶了过来。“我说哈里,为什么你的报纸那么重要啊?”她不解地问,“我看过日期的,那都是两天前的过期报纸啦。”
      可是哈里把她的问话全然当成耳旁风。他心里面翻腾的是:“我那100万美元一张的画儿呀!你到底在哪儿?”
      卡车上的回收人员有所察觉,也都从车里跳下来,他们直盯着整个儿身体趴在车厢内、两手不停地翻拣报纸的哈里发呆。唯有珍妮的目光,被哈里悬在车厢外的一双鞋底完全吸引了过去。
       “怎么哈里的鞋底会有一些亮晶晶的蓝色玻璃碎渣呢?”珍妮心想,“好像在哪儿……噢!”珍妮一下子明白过来,她想起刚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只蓝色玻璃花瓶的照片。她又蹲下身去仔细查看了一下嵌进哈里鞋底里的那些玻璃碴。
       “它会不会跟美术陈列室的那个碎花瓶有关呢?”珍妮紧张起来,“难道说,哈里是个贼?”
      此时,回收工作人员已经很生气了,“我们要开车了,”他们吼道,“你看我们都迟到了。”
      “我非得找回我的那张报纸!”哈里只顾埋头搜寻。
      跑回家中的珍妮迅速拿起了电话,她向警察诉说一切。“也许我只是瞎猜,”她语气颇为急促,“可是他的鞋底的确有蓝色碎玻璃……什么?……是的,现在他正在找一张旧报纸。”
      两名警察迅速赶来。“我们要检查一下你的鞋子。”他们面无表情地对哈里说道。
      哈里简直被问蒙了,他趴在车厢里反问:“有没有搞错?”
      其中一名警察立即摁住哈里的脚,从他的鞋底抠出了一块碎玻璃碴。
      “这是一粒非常昂贵的玻璃碎碴,”他说道,“来自一只价值不菲的花瓶。你还记得吧?”
      霎时间,哈里全明白过来,他语无伦次:“噢,不!”
      更多的警察和警车相继而来。他们忙着在回收卡车车厢里寻找那张价值百万美元的画作。忙活了好半天,那张包裹着图画的旧报纸终于浮出了“报山纸海”——百万美元的画作终于找到啦!
     “真是好样儿的,珍妮!”一名警察笑着夸赞道,“我们会奖励你一笔酬金的!”
      “也许,我正好能用那笔酬金买一幅画去!”珍妮也微笑着回答,“我很喜欢画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