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环球儿童文学 > 2015年5月 总第5期 > 世界名校课堂

The Spitting Rat 吐痰老鼠

文 文/[澳大利亚]保尔·詹宁斯 译/刘丽丽
    我们住在高耸入云的廉租公寓顶层。我走进电梯,按下去往一层的按键。电梯里涂满了乱七八糟的图画和文字,墙上更是痰迹遍布。我讨厌痰,看着就让人恶心。
    我跨出电梯,向离公寓最近的报刊杂志零售店走去。那只装在玻璃罩里面的“吐痰老鼠”被我紧紧地夹在胳膊底下。我盼望着它能给我带来好运。
    “菲尔比太太,请给我一张五元的刮刮卡。”我说。菲尔比太太摇了摇头。“过了15岁你才能买彩票,安东尼。”她对我说。
     “我是帮妈妈买的。”我说。
     我没撒谎。我想中大奖,好让妈妈可以到北方度假。反正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菲尔比太太将信将疑地接过我递过去的五元钱,然后拿了一张刮刮卡给我。
      我走到附近的儿童游乐场,钻进一段漆成彩色的管道,手里攥着刮刮卡,胳膊底下仍夹着那只“吐痰老鼠”。要想中奖,必须刮出三个一模一样的数字,数字所标示的数目就是你将赢得的奖金。刮刮卡上共有四个数字框,每个框里都有一组潜在中奖数字。
     我刮开第一个数字框。10000,25,15,10000,还有……等等,别急,淡定。噢,该死的,居然是10。天哪,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中了一万块!
     我又刮开第二组数字。100000,250000,250000,下一个,下一个,下一个是……250000。啊哈!我中奖了!三个250000。太棒了!简直神了!我的心怦怦地跳起来。
     等等,等一下。噢,不!其中一个数字是25000,不是250000。我突然觉得自己像在麦当劳排队,好不容易到了柜台前,结果却被告知店要关门了。汉堡包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我飞快地刮开第三个数字框。又没中。可恶!
      只剩最后一组数字了。我刮开一个,再刮开一个,又刮开一个。我飞快地刮着,连刮出来的数字是什么都没仔细去看就刮完了。然后,我看到了那几个数字。噢,是的。三个30000。这回绝对没错。我无法相信地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又掐了自己一把。我中了三万元奖金!
     “吐痰老鼠”真的是幸运老鼠。千真万确。我跳了起来,头一下子撞到水泥管道的顶部。“啊,呀,哎哟!”疼死我了。我仰面朝后摔了下去,一屁股坐在装有“吐痰老鼠”的玻璃罩子上。罩子碎了。“吐痰老鼠”从碎成一片片的玻璃碴中露出头来,暴露在有点浑浊的空气中。
     我都干了些什么呀?“吐痰老鼠”还会带给我好运吗?它会不会生我气?
     “对不起哦,小老鼠,”我说,“真的很抱歉。”
     我轻轻地在这只一动不动的老鼠头上拍了拍,似乎这样能让它感觉好一点。就在那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我摸完“吐痰老鼠”之后,也是从那时起,所有的麻烦都找上了我。我还是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这种怪事,可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吐痰老鼠”倒吸一口气。我听得清清楚楚。
    我惊得张大了嘴巴。然后,它“啪”地吐出一口痰。没错,那只死老鼠吐了一口痰。不偏不倚,正好吐进我的嘴里。呸呸。真恶心。脏死了。想吐。我能感觉到那口痰粘在了我的舌头上,热辣辣的,咝咝作响,令人作呕。我试图把它吐出来,可是不行,似乎有什么东西钳制住了我嘴部的肌肉,让我不得不把那口痰硬生生地吞到肚子里去。
     “吐痰老鼠”站在那里,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像一块毫无生气的石头。它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直直地盯着前面,看起来就像两颗晶亮的玻璃球。我说什么呢?它们本来就是用玻璃做的啊!
     我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也许这只是个梦——白日梦。老鼠吐痰的事大概全都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不管怎样,没关系。我还有彩票。3万元奖金正快乐地向我招手。我和妈妈就要向北方的阳光进发了。我整个胸膛都被兴奋撑得满满的。我现在有了三万块钱,还有买彩票剩下的那四十五块钱。
     我从地上把“吐痰老鼠”拿起来,大步往回走,去领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