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4年5月上 总第238期 > 人之初

穿碎花裙的胖姑娘

文 微酸袅袅
  我很爱在故事里设置女胖子减肥成功的情节。
  可遗憾的是作者本人我,身为一个一直有体重烦恼的女生却没有真正地成功过——梦想是瘦成一道闪电,但梦想一直是梦想,我最瘦的时候也不过是“不胖”。
  年少时因为对自己的粗腿感到自卑,我有好几年时间没有穿过裙子和短裤。中学时的夏天,我最常见的打扮是上身穿短袖的夏季校服,下身是秋季校裤。
  中考前学校模拟测八百米,班主任特别郑重地叮嘱:“你们明天跑步都要穿短裤,那样阻力小,容易出成绩。”
  这条“指令”让我在家里纠结了一夜,第二天虽然听话地穿了短裤,但在外面加了长裤才去体育场,临上跑道前再不情不愿地脱掉。
  现在想来应该根本没人会在意我的腿是粗是细吧,可那时的我心里就是别扭极了。
  青春期的我还非常讨厌体检。我抗拒往仪器上一站,机械冰冷的女声报出那个可怕数字的瞬间。
  有一次测完体重我忍不住自我唾弃说:“我真胖。”医生伯伯笑眯眯地安慰我:“不胖不胖,你长得高嘛。”可我一点都不相信这种安慰,深深地沉溺在自己是个“女壮士”的悲伤里。
  到了大学就没有校服穿了,夏天的武汉就像一个巨大的蒸笼,在太阳底下站五分钟就会浑身湿透。而那时的我无惧中暑的可能,无比坚强地每天穿牛仔长裤去上课。
  牛仔裤又闷又热,也不会让我看起来瘦一点,但有着鸵鸟心态的我觉得这样穿才安全——它可以保护我的粗腿不被赤裸裸地暴露在众人目光里。
  令我震惊的是好像也有女生完全不在乎这些事,比如P。她和我住同一栋寝室楼,因为每周有几天排课时间一样,所以我们常常能遇见。
  P似乎比我还高一些,体型更魁梧一些,面相充满了男子气概,可她很自然地穿着坡跟凉鞋和大号的碎花连衣裙,打着阳伞慢悠悠地走在校园里。在一群纤细的同龄女生中她像个突兀的惊叹号,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她身处其中时自信又淡然的神情。
  我暗暗佩服她的勇气,同时阿Q地安慰自己:其实你也还好嘛——我很没出息地把她当作心理上的“垫背”,以此来鼓励自卑的自己。
  大四快毕业时的某天,我在学校的超市门口又和她打了个照面。我突然发现她虽然还是那么高高大大的样子,但整个人的气质柔和下来,碎花裙和高跟鞋在她身上不再突兀,反而增添了女人味。
  ——简单来说,她在没有明显消瘦的情况下竟然变美了!我在那个刹那意识到:正能量的自信心真的是有魔力的,它会带你走向你曾经只能向往的地方。或许有些胖姑娘因为种种原因一辈子都无法成为一个瘦子,但我们不能因此而一辈子不敢试穿那件很想穿的漂亮衣衫,更不能一辈子都没有做过最想成为的自己。
  那个穿着大号碎花裙子、坡跟凉鞋的姑娘用她真实的变化告诉我一件事:不要沉溺在自己的缺点里自怨自艾,不要害怕出丑或者失败——要么改变,要么坦然接受。
  其实出丑和失败都没什么大不了,永远躲在“害怕”的壳里唯唯诺诺,不敢挣脱出来做最勇敢的自己才让人沮丧呢。
  从那天之后我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粗腿,会在炎热的夏天穿短裙、短裤,还会迈着我的粗腿去海边玩水,去泳池游泳——我比从前更爱夏天,也比从前更爱自己。
  (比比摘自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