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 > 2014年5月上 总第238期 > 湘人榜

异宠族:我们爱怪物

文 胡雅君
  有人花几万块从美洲、澳大利亚买羊驼;有人在知乎网长篇大论养章鱼的窍门;还有人在论坛发不同种类蟑螂的“美图”,想纠正大家对蟑螂的偏见……
  蜘蛛,玩毒虫的入门
  选择“我刚被咬了。”和马菁菁见面时,这个生于1986年、做护士的女生伸手给我看她左手小拇指上一个针眼大的红点。*咬她的是她养了一年的宠物:一种原产于智利雨林和草原,浑身布满暗红色绒毛因此得名“红玫瑰”的蜘蛛。
  她评价“红玫瑰”是典型的懒人宠物,适合忙碌的都市人,即使你不管它,它也能活半年。养了蜘蛛以后,有天她在家发现一只蟑螂,第一反应居然是兴奋。她当下把蟑螂抓住喂了蜘蛛。蚊虫多的夏天,她在家里看到苍蝇、小甲虫,都是直接拍死,送给蜘蛛当食物。
  养蜘蛛的另一个好处是便宜。马菁菁算过一笔账,养一年,花费也不过几十块钱。平日,她会把蜘蛛从罐子里拿出来,放到手上玩一玩、摸一摸,拍个照发微博,或录个微视,发到微信朋友圈。但即使是这种时候,她和她的宠物也谈不上什么互动,因为趴在人手上的蜘蛛很少动,还有可能咬人。
  养它的乐趣到底在哪儿呢?“有时候,我觉得一个人挺没意思的。不管蜘蛛跟人有没有互动,每天也是个伴。它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除了我,还有别的活物在家里。”
  野性,爬行动物的独特魅力
  如果说马菁菁是异宠族里的“新人”,玩了8年爬行类异宠的刘小奇就算是资深玩家了。
  30岁的他养过蛇、蜘蛛、变色龙、蝎子……而蜥蜴是他的最爱。在他的办公室里,就摆着一个养蜥蜴的大实木箱子。透过箱子上装的玻璃拉门,你能看到里面趴着一只头尾花纹红白相间的鬃狮蜥。它的身体长度和一张A4纸差不多。
  他承认最初养这些爬行类宠物,多少是怀着想和别人不一样的心思,“别人知道你养这个,都会觉得你挺特别”,后来则更多的是喜欢这些动物身上的自然野性。
  “有些人养这些东西,喜欢上手摸,喜欢玩,但其实这样对它和对你都不好,它会受到惊吓,你可能会被它攻击。养蜥蜴、蛇、蜘蛛的感觉,和养花花草草应该是一样的,主要用来观赏,而不是互动。”
  造景,异宠族的最高追求
  玩异宠的最高境界是“造景”,给宠物建一个仿真原生态的环境。
  但这种玩法花费甚高,模拟降雨的自动喷淋系统,模拟白天、夜晚效果的灯光系统,往往花费都上千,稀有花草一株就要几百元。周德聪是1979年出生的广州商人,他从2009年开始养金粉“日行守宫”--一种原产于马达加斯加、在日间活动觅食的壁虎。他的一公一母两只“日行守宫”是花3000元购自一个玩家之手。买回家后他就开始琢磨怎么给它们复原一个小型原生环境。“一不小心就入了造景这个万年大坑。”
  他造景的主要器材都从国外买。“缸体、喷淋系统用的都是进口的,还买了各种蕨类植物、稀有兰花,一株大拇指大小的兰花就要几百块。”一个缸全部布置完,他花了一万多块。
  事实证明,好环境对“日行守宫”成长影响明显。周德聪的一对壁虎在之前的主人手里养了两年多也没有繁殖,到他手里,养了四五个月就有了宝宝。
  家里人起初觉得他有神经病,用这么败家的方式养“虫子”。周德聪开始想办法以玩养玩,在2010年,原先做设计的他转行开了个给异宠玩家提供造景服务和器材的公司。
  如今,他卖得最贵的一个缸价格近八万。“是我设计的一个一米高的样板缸,里面本来打算养箭毒蛙,但对方老板看中的是我布置的那个环境,他要求缸里什么爬虫都不放,只种奇花异草。”这故事虽然像买椟还珠,有点好笑,但也说明从一只奇特的动物出发,能使人接触到多么超乎想象的生态世界,这个世界的诱惑力有多大。
  (乐乐摘自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