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12+ > 2012年3月 总第03期 > 青葱生活

芭比的新装

文 文 逸安
 阑珊花园是这个城市最豪华的别墅群。自从被同学无意中发现我住在这里之后,他们都感到很奇怪:林芭比,你家那么有钱,为什么你故意穿得这么寒酸呢? 
  “没什么,我爸说,就算有钱,也不能铺张浪费,越是有钱,就越要进行寒门教育。”我轻描淡写地说道。周围的人立马肃然起敬,眼睛里露出敬佩的光芒。 
  唉,这些富二代的思维真奇怪,他们对富裕但故意装作贫寒的人崇敬无比,却总是昂着下巴用鼻子对着那些真正贫寒却自强不息的人。 
  比如那个静悄悄在一旁看书的叫李杨的男生,他招谁惹谁了?但就有调皮的男生突然从背后将他的书给抽掉,然后,把书投给别的男生。 
  其实李杨挺优秀的,成绩也很好。但就是不招人喜欢。因为他的家境太贫寒了。但我和他是好朋友,我会经常和他去发传单。 
  罗小薇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她的父亲是一家大商场的老总,那天在她的生日party上我认识了一个叫陈庭威的男生。陈庭威是德国康斯坦茨一所大学的留学生,回来过暑假的,据说歌喉可以媲美后街男孩,舞技直追迈克尔?杰克逊。 
  那一天,陈庭威对着话筒深情款款地说,这是我即兴创作的一首歌曲。小薇,祝你生日快乐。同时,我也想祝林芭比永远快乐!我的脸感到火烧一样地烫。
  虽然被人“戳穿”了“富家千金”的身份,我依然遵守和李杨的约定,在暑假里每天跟他去发传单。那天工作快结束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给陈庭威,半小时后,他便骑着摩托车来接我了。 
  摩托车突突地冒出一阵烟来,把发愣的李杨甩在后面。 
  我们一起去了郊外的小树林里。呼啸的风里,我听见他的声音,一个富家千金,这么热的天不在家享受,为什么要那么累去打小工呢? 
  我依旧拿出那套寒门教育的说辞来应付,然后,我看见陈庭威的眼神亮了起来,像暗夜里的星星一样。他说:“你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这句话像梦一样飘进我的耳朵里,飞成了我脸上的红云。  
那天,当我去找陈庭威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身边又多了一个女生,那个女生长得眉目清秀,她的左手搀着陈庭威的胳膊走着。我飞跑出了他们的视线。
  大家都知道,林芭比住在一栋四层的别墅里,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搬进这家别墅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之前她住的是和李杨一样堪称贫民区的地方。别墅的主人是我一个在血缘上七拐八拐的亲戚,我喊她姑婆。她的女儿几年前搬到了国外,在父母哀求之下,才让我在这寄宿,而他们双双南下打工,说是要挣够将来供我读书的钱来。 
    我和陈庭威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不该让自己的虚荣心掩盖了一切。
我把这一切告诉了李杨。李杨伸出手说:“还愿意和我继续发传单吗?”我感激地看着李杨,他的白格子衬衫在风里翻转起一角,散发着十六岁少年独有的波澜壮阔的魅力。 
  暑假里我们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了大街上。我换了电话号码,彻底斩断了和陈庭威的联系。有时候也会见到他的身影,他身边又带着新的女孩子,但是这跟我都没有关系了。 
  我知道芭比的新装,离我永远远去了。 
   
青青芳草摘自《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