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意林12+ > 2012年3月 总第03期 > 过人之处

还会有人打手心

文 文 明凤英
   我上小学那时候,小六毕业班就有两种:“升学班”和“放牛班”。“升学班”,顾名思义,目标锁定在“挤进中学的窄门”上,以鸡毛掸子为教学法重点。“放牛班”则蓝天绿地,日日放牛吃草。 一上小六,我们放牛的放牛,挨打的挨打。  
    早有“前人”传下秘诀:老姜抹在手心上,就不觉疼了。我每天就跟妈妈要了老姜,把它揣在口袋里。打手心之前,跟大家一起鬼鬼祟祟把手伸到抽屉里,安排起那老姜之事来。 
  老师拿着鸡毛掸子端然走进教室,来执行他分内的体力劳动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布满了姜味。大家起立敬礼,得99分的打手心一下,得98分的打手心两下。我们有序地奉上手心,接受鸡毛掸子的伺候。如此行礼如仪,老实。谁怕打手心?红蚂蚁咬一口的事!哈口仙气,两手对揉几下,就成了不死金刚。如此每日锻炼,成就了我们那一代小学生,脸皮三寸厚。 
  我的老师数学叫林敏雄。他喜欢边打手心,边提醒我们一些天理昭昭、神明共鉴的大道理:“父母生育你们,社会培养你们,不好好读书你们对得起父母、对得起社会吗?” 我们对林敏雄老师说的道理没有异议,心里却挂念着手心里那布置好的老姜能不能发挥神效。 
  林敏雄老师的鸡毛掸子可比神鞭。他一出手,只闻刷刷声,那手心才奉上,已经让掸子火辣的雨点烫上了手。该打哪里,该打几下,林老师又准又狠,一点不出错。那刺激,可比吞了一口朝天椒! 
  打手心,对老师们来说可是个体力活。有一天,林敏雄老师的手给扭伤了,由语文课的胡耀芝老师来代打。那天,胡老师走进教室。我们照旧全体起立奉上老姜处理过的手心。胡老师鸡毛掸子右手换左手,左手换右手,还没打到全班的三分之一,她已经气喘吁吁,捏揉起膀子,喃喃说道:“累死我了!”再坚持一会儿,她终于停下来,狠狠地瞪着大家说:“看我明天再来收拾你们!”说罢,她走出教室去了。 
  直到她走出了我们的视线,胖子王家浩才大声喊起来:“老子今天走运了!”还没被打的同学都跳上桌子,狂跳一气,“赚到啦。今天老子赚到啦。”直到六年级毕业,胡耀芝老师都没有回来补打那些嚣张的“老子们”。 
  还有一件事,不能不提。 
  林敏雄老师的鸡毛掸子尽管厉害,到底让我抓过一回小辫子。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次,我的算术得了个97分,该打三下手心。林敏雄老师全班同学一个个打下来,打到我的时候,竟然打了四下! 我在第一时间大声申诉:“老师,你多打我一下!”
  林敏雄老师瞄我一眼,说:“好,那明天少打你一下。”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明天一定要挨打?” 
  林敏雄老师一时没话可说。 我乘胜追击,大声哭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明天一定要挨打?” 
  一会儿,林敏雄老师轻声说:“老师今天多打你了,明天你当然可能考100。” 
  这还像话。我也是识趣的,见好即收,抹干眼泪说:“谢谢老师。” 
 
摇曳生香摘自《上海壹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