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原创版 > 2012年4月 总第04期 > 人间至爱

有爱就有家

文 田小野

    20061月的一个深夜。临近过年,杭州突然飘起了鹅毛的大雪。拾荒老人曹根新像往常一样,在清泰立交桥下铺好被子,正准备睡觉。这时候,一位年轻人一边大声地唱歌,一边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年轻人唱的是《我想有个家》。睡在立交桥下的曹根新每每听到这支歌,心里就酸酸的。曹根新的家在宁波市北仑区。可是,家对于他来说,已经很陌生了。他无房无地无户口无亲人,靠拾荒为生。立交桥下,马路边,随处都是他的家。曹根新注视着年轻人。年轻人似乎不是在唱,而是在吼。吼声中,还带着哭腔。不过,没过多久,歌声没了。年轻人倒在马路上,不动了。年轻人躺在马路上,很危险。曹根新急忙走过去。年轻人烂醉如泥。曹根新把年轻人搀过来,放到自己的床铺上,盖好被子。年轻人躺在曹根新的被窝里,酣然入睡。而曹根新披着一件旧大衣,守了年轻人一夜。

    年轻人叫冯浩祥,家住绍兴市诸暨县。冯浩祥父母早逝,他16岁就来到杭州闯荡。冯浩祥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桥下,身上盖着一条被子。而身边的老人裹着一件破旧的棉大衣,瑟瑟发抖。那一刻,冯浩祥的热泪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原来,冯浩祥那天去包工头家讨要工钱,被包工头灌了二斤半黄酒。幸亏曹根新老人,要不,他睡在马路上,不被车轧死,也要被冻死。当冯浩祥得知老人无依无靠孤身一人的时候,冯浩祥说:“你跟我回去吧,我当你儿子,养你一辈子!”就这样,这一老一少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竟然走到一起,组建了一个温暖的家。

    父子俩相依为命,生活过得越来越甜蜜。冯浩祥对曹根新说:“爸,我会技术,我能够养活你!”可是,曹根新不。每当冯浩祥上班后,曹根新便偷偷地跑出去捡破烂。冯浩祥得知后,责备曹根新。曹根新说:“娃呀,你也老大不小了。我想攒点钱,给你娶媳妇!”冯浩祥听了这话,心里热乎乎的。有个老爸,感觉真好呀!

    2011年上半年,冯浩祥突然查出胃肿瘤。开始,冯浩祥拒绝手术,怕花光了积蓄没法儿给曹根新养老。曹根新得知后,第一次对儿子“发火”。曹根新说:“钱没了可以再赚,你要是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呀!”201110月,冯浩祥做了肿瘤切除手术。为了省钱和方便照顾,曹根新坚持退掉了租住的房子。冯浩祥出院后,去了曹根新的宁波老家。他要为曹根新办户口。如果有了户口,老爸最低可以有低保呀。可是,派出所说,由于曹根新长期不在家,他的户籍早已被注销了。为了解决曹根新的户籍问题,冯浩祥只好向媒体求助。于是,他们的“父子”情很快在浙江各地流传。公安部门为曹根新解决了曹根新的户籍问题。2011128日,曹根新在宁波市北仑区柴桥镇派出所拿到了刚刚打印出来的户口簿,笑得眼角垂泪。

    俗话说,落叶归根。当地民政部门安排曹根新住进敬老院,享受“五保”待遇。可曹根新不。他说:“阿祥的身体不好,我一定要跟着他,照顾他。”

    龙年伊始,杭州汽车南站一家旅馆的老板娘听说他们的故事后,被他们的真情所感动。她聘请曹根新去旅馆帮忙守夜,50元一天。如今,曹根新白天照顾冯浩祥,晚上去守夜,两个人的生活暂时有了着落。

    有爱就有家。其实,血缘不是亲情的唯一。无论你是深陷困境,还是颠沛流离,但是,只要你心中有爱,就一定能找到一个温暖的家。

     

    (图/陈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