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女王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意林杂志 > 原创版 > 2012年4月 总第04期 > 人间至爱

一个女人脊背上的爱情

文 鸣 跃


    有一个女人名叫李爱文,1985年穷嫁穷结婚后,夫家四邻很吃惊:这女人越穷越喜气,没人见过她的笑落过脸,女人三功,没一个女人能比过她,针线、灶台、炕上。6年过去,她生下了三个娃,家里更穷,她喜性更旺。

    小娃一岁时,有一天,她男人拉她入怀,摸她的手,又摸她的脸,她娇笑,男人滚下泪来,撇着嘴说:“你看看你手!你看看你脸!你除了笑脸没变,都变成啥哩!”她不用看,她一下子拥紧了男人没命地亲,哭着笑,笑着叫:“你知道疼我咧……我爱死你咧……”

    但寡言弱性的男人还是作了决定:他要出去打工挣钱,因为,她嫁来时是远近闻名一枝花,才几年她累成了驼背小老太太,手成了伸不展的茧包,脸成了犁不平的坡地,除了笑就只剩下几根骨头了,他不能让她这么早累死!

    男人是头牛,一起性就拉不回头,她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最后还是说出了一个理由:“不行的,我离不开男人……我会想死你的……”男人说:“听话,乖!”说走就走了。

    一年多,她把家撑得好好的,只是想男人想得心都碎了。等啊等,等来一个消息:男人在一家煤矿出事了!

    她第一次出远门,是把已经失去了两条腿的男人接回家,长车短车和她的背,背到家里时,男人固定胸脊椎的钢板将肌肉顶透,流血化脓。她平生第一次笑不出来了,第一次真的哭了,心疼得浑身一阵阵颤抖、一把把扯掉自己的头发。男人每次醒过来都求一句:“你走!你走……”她就抱紧他嗔:“我都快心疼死了,你还想不要我!这也好,没了腿,看你咋往外跑……你只要活着就是我的男人!”

    人们说,女人对男人,在李爱文这里算是做到了极限。在男人再次住院拿出钢板、伤口好了不再那么痛时,她又是一脸喜笑了,背男人回家,就像背回个宝,放好在炕上,不停地说笑,接大小便,一勺一勺喂汤喂饭,擦身子,背出去晒太阳,唱歌,讲故事,晚上就像娘拍儿似的拍哄着睡觉……她这非常的喜性把三个娃也惊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不知该疼爹还是疼娘!

    三个年幼的孩子,一个半截男人,所有人都没想到,这分明是塌到底了的天,一个女人竟能顶起来,而且撑得好好的!大女儿该上学的那天,她把新书包挎在女儿身上,把三个娃叫到男人炕前跪下,她说:“你爹都是为咱没了腿,你三个就得走得更快更远,我不会让穷住在咱家,你们三个的任务就是必须考上大学!”三个娃泪流满面地使劲点头,小娃这才两岁!

    大女儿上学后的2004年,李爱文又让人们大吃一惊:她办起了一个猪场!只上过几天学的她查字典啃资料,学着办着,从几头到几十头,竟然办成了!在所有人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不说三个孩子,仅说伺候没腿的男人,她一天一夜至少要守10个小时,从前每天要为男人做的事一样也没见少,三顿饭照做,地里的活儿一点也没误,还多了一样活儿:买了辆轮椅,每天推男人游玩、说笑、练手劲又是几个小时——好多能人都没能办成的猪场,她是怎么办成的?

    这只是奇迹的开始,能撑起天的女人,天就是她的天,没腿的男人她也照样能背上天堂。她的男人最明白这一点,定亲那天让他有点害怕的她的那种爱的烈火,几十年后,他明白这烈火是人间怎样一种爱了——爱就爱一生,爱得起也爱得赢,这就是奇迹的谜底。

    于是,男人也知道该怎样配合这种人间最难得的爱了,那天,在她又要推他出去时,他笑说:“你别管,看我的!”她愣着,他竟然摇动轮椅快“步”如飞,不知他啥时练的。她喜得蹦脚欢笑,他还是30年前那句:“看把你美的!”

    就这样,她的爱愣是让这个男人比有腿时更强了几分,到2011年,她的猪场红红火火时,男人已经学会了驾驶电动三轮车,干什么都可以了,还带她到处游玩,快乐无比。而她的三个孩子全都上了大学,大女儿已经毕业,她的家,仍是最幸福美满的家,天灾无奈,人祸更无奈。

    当然,现在的李爱文,已经学会了写“爱情”这两个字了,但还是从没出过口,她的男人也是,因为这两个字是会让人越想越害羞的字眼,也是很高的境界,不是随便可以说的。那天夜里,她的男人忽然问:“你说,爱情究竟是啥?”她一下子羞了个脸红滴血,扑打他嗔叫:“我就是为了……那个啥才哪个啥了30年,你真的还不知道……那个啥是啥?”男人搂她入怀,笑说:“知道,当然知道……”男人的泪滴在她背上,她觉出来了,没吭,唱了一句:“我和我的那三哥哥呀说不完的话,咱们两个死活都要在一起搭……”

     

    (图/孙红岗)